点击关闭

主任保险-小木耳成了带动近4万人的扶贫大产业

  • 时间:

【獐子岛扇贝又死了】

“這錢我拿著硬氣,鄉親們也服氣。”貧困戶崔今順又養雞種菜,又當“治安巡邏員”“餐廳炊事員”,去年掙了2700元獎補金,老伴金鳳吉癱瘓在床,獲得了1940元的基礎金。

41歲的劉強是梨樹縣蔡家鎮新村村普通村民,之前做瓦工,一家人日子還算過得去。前陣子,他突發疾病,先後兩次住院治療,新農合報銷後自付了2.2萬元。這場大病讓劉強右上肢癱瘓,生活重擔壓到了他70歲的老母親身上,一家人處在致貧的邊緣。

在吉林省採訪,這樣的脫貧故事聽了不少。吉林省委脫貧攻堅宣傳調研指導組副組長朱孟才感慨:當初識別貧困戶時,“先看房、次看糧,再看有沒有病號卧在床”,現在貧困戶的光景變成了“兩不愁三保障,大步快走奔小康”。

穩定脫貧,產業扶貧是根本之計。吉林省充分發揮第一書記的關鍵作用,組織開展“第一書記代言”活動,為3.4萬戶貧困戶平均增收近2000元,為全省貧困村集體經濟增收1910萬元。

如今,在汪清縣,小木耳成了帶動近4萬人的扶貧大產業,一家家龍頭企業、一個個菌包廠牽頭成立合作社,菌農全部入社,從產到銷“五統一”,強力助推這個深度貧困縣貧困發生率降至3.14%。

“多虧有保險,我家的‘天’才不會塌。”劉強說,防貧保險已經啟動賠付程序,將賠付2.2萬元醫療費,同時保障全家人均收入達到扶貧標準的1.1倍。

得益於精準扶貧好政策,2017年他順利脫了貧。2018年市裡對脫貧戶“回頭看”,發現他家的房子主體結構出現破損,又補助他進行危房改造。這回,宗景和掏出“壓箱底”的錢,把房子徹底收拾了一下。“現在吃穿不愁,看病住院能報90%,每月有低保和養老保險,我該好好享受生活了。”笑容洋溢在宗景和的臉上。

8月份木耳喜獲豐收,可上村村的菌農們卻高興不起來:“公司跟俺們簽的訂單是35元一斤,可市場價才20元出頭。”擔心企業會違約,菌農們趕緊找駐村工作隊隊長孫居江和菌農代表上門去問情況。“咱們有合同,你們怕啥呀?我們有技術、有市場,帶著你們乾,脫貧肯定更靠譜。”桃源公司董事長孫永芳二話沒說,就收下了村裡的木耳。

長白山林海綿延不絕,松花江水靜靜流淌,一路走訪,深感吉林省扶貧的準、細、實,高質量脫貧凝聚起強大的攻堅合力,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圖景近在眼前!

“看病120、服務111”,這個口號在吉林省的貧困鄉村裡婦孺皆知。省衛生健康委扶貧辦常務副主任林豐全介紹,貧困人口到指定醫院看病自付10%、看慢性病自付20%、住院0押金,每人享受1份健康檔案、1個診療方案、1個家庭醫生團隊的服務,這讓貧困群眾看病有了基本保障。

脫貧攻堅推進到現在,如何防止脫貧之後返貧?“扶貧關鍵在於扶能力、管長遠。”張寶才介紹,吉林省立足高質量脫貧,不只圖一時“過線”,而是放眼長遠,完善兜底機制,切實增強貧困戶自我發展能力。

扶貧扶長遠,扶志是關鍵,吉林省各地下足了繡花功夫。

通榆縣瞻榆鎮西關村貧困戶婁文利一家,生活曾被大病拖入了困境。去年4月,婁文利做了結直腸癌切除手術。之後不久,妻子徐淑梅也先後做了心臟支架手術和肺癌手術,倆人總醫葯費用高達39萬多元,雖然四重保障報銷了31萬多元,但自付部分仍有8萬元。“誰家攤上都夠嗆!得虧縣裡通過一事一議又貼補了5萬多元,真的是救了咱一家人的命啊。”婁文利的感激溢於言表。

“差1分合格也等於0分”一家一戶對賬銷號,小康路上不落一人

她讓範學仁拿著蘑菇,掏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往微信朋友圈一發。“就4分鐘,刷一下就訂沒了。微商客戶都知道我們這裡的山貨質量好,蘑菇肯定差不了。”

龍頭帶著貧困戶乾,產業扶貧更穩當。

前兩天,蛟河市青背村第一書記曾麗圓到貧困戶範學仁家走訪,剛進門,就接到一個“挑戰”。

曾麗圓毫不含糊就接了招兒,“這可是好東西啊!70元一斤包郵,咋樣?”

產業扶貧不僅讓好東西賣上好價錢,還幫農民抵禦自然災害風險。

梨樹縣扶貧辦副主任田守軍介紹,全縣貧困戶中96.8%是因病因殘致貧,縣裡採取把部分產業扶貧項目委托給新型主體經營,再給貧困戶分紅的扶貧模式,扶貧產業保險能讓扶貧資產保值、貧困戶分紅無憂。

眼下,脫貧攻堅進入決戰決勝、全面收官的關鍵階段。如何保質保量兌現脫貧目標,如何讓貧困群眾真正長本事、有能力,記者在吉林省進行了調查。

“以前種木耳有兩怕:一怕培育菌種失敗,二怕價格大起大落。現在嵌入產業鏈增收穩穩的。”汪清縣大興溝鎮上村村貧困戶劉文才,“老把式”嘗到了“新種法”的甜頭。今年他加入了村裡的木耳合作社,合作社從桃源小木耳實業有限公司購買菌種,公司訂單回收合作社的木耳。

脫貧攻堅,吉林省把脫貧質量擺在首位,聚焦“硬骨頭”,措施更精準,交出一份高質量的脫貧答卷:不到3年時間,減貧近九成,貧困發生率下降到0.5%;第三方評估顯示,摘帽縣貧困人口漏評率、脫貧人口錯退率均為0,群眾認可度在98%以上。

幫助村裡建起木耳產業園並代言銷售,曾麗圓把村裡的扶貧產業做出了小名堂——去年產業園盈利15萬元,貧困戶僅這一項就平均增收1600餘元。

“別小看這賬本,裡邊學問不小呢。”圖們市石峴鎮河北村第一書記曹愛鵬,掏出扶貧項目收益分紅本介紹,如果傳統地按人頭分,容易產生等靠要思想,對有重病、遭重災和失能、半失能的特困戶來說,幫扶效果不明顯。村裡採取“按戶到人”更精準的扶貧方式,參考年齡、身體狀況、醫療支出、勞動能力等因素,將全村貧困人口分為6類,沒勞動能力的每類人群分配“基礎金”,有勞動能力的通過參與公益崗位、“四小工程”掙“獎補金”。

“黨的好政策讓我這老頭子享大福啦,知足嘍!”見扶貧幹部進門,宗景和坐在熱乎乎的炕頭上,跟大家嘮起嗑來。

“這樣的分配方式,對激發貧困戶的內生動力很管用,也有助於打消非貧困戶的心理不平衡。”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扶貧辦主任周延文告訴記者,河北村這種扶貧模式已在全州推廣。

“現在大家看到的是新興鄉西太村貧困戶韓忠友家的土坯房,從照片上看,牆體有明顯裂痕……”白城市通榆縣委常委會議室里,正討論排查發現的“兩不愁三保障”問題。這樣的會議,通榆縣每周開一次,雷打不動。

然而,有些得了大病重病的貧困戶,報銷後自費負擔仍然較重,成了脫貧困難戶。吉林省各地積極“打補丁”,不讓疾病壓垮這些特困戶。

“對標脫貧標準,到戶到人地查漏補缺、銷號清零,就需要這樣較真碰硬、下繡花功夫。”省扶貧辦副主任楊春霆說。

“不只圖一時‘過線’”扶能力、管長遠,建立返貧防護牆,激發貧困戶內生動力

“曾書記,我這有點野生榛蘑,你能幫我賣了不?能賣上40塊錢一斤,我就老幸福了。”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15日18 版)

這樣的大排查與“回頭看”,正在吉林省貧困鄉村如火如荼地開展。截至10月底,貧困戶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已全部勸返,貧困戶安全住房全部竣工,基本醫療保障存在問題整改清零,進入鞏固提升階段……幹部的辛苦換來了貧困群眾越來越高的幸福指數。

防止脫貧人口返貧、邊緣人口致貧,是脫貧攻堅重要的努力方向。吉林省各地積極發力,不少地方財政出錢,為這兩類人群購買防貧保險。

走進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和龍市龍城鎮富興村貧困戶宗景和家,新房乾凈亮堂,室內抽水馬桶、煤氣竈一應俱全。

吉林省全面推行“6+N+1”產業扶貧保險,為水稻、玉米等6大種植品種、N種縣域特色農業產業、1類扶貧產業設施購買成本險,全省近6.5萬戶貧困戶免費參保。

“產業鏈增收穩穩的”龍頭帶動,保險護航,實現穩定脫貧

“4月17日,這圪垯颳了場10級大風,俺們的一棟大棚被吹倒了,一棟黃瓜棚一天能賣2000元,疼得我心頭滴血啊!”站在大棚里,梨樹縣喇嘛甸鎮申染房村陳偉農民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告訴記者,“種大棚就怕風雪災害,得虧上了保險,讓我第一時間補種上了西紅柿,要不今年給貧困戶分紅都夠嗆了。”

“在‘兩不愁三保障’問題上,差1分合格也等於0分!”通榆縣委書記李德明介紹,全縣抽調了200餘名精兵強將,“以戶查房”“以房查水”“以齡查學”“以患查策”,全方位多角度排查,發現問題要求7日內整改完畢,並舉一反三,對整改不力甚至欺上瞞下的責任人,情節嚴重的要實施追責。

黑土千里,地處“黃金玉米帶”“黃金水稻帶”,吉林省儘管資源稟賦不差,但脫貧攻堅仍然不易。“全省貧困人口中,特殊困難群體占比非常高,60歲以上的接近一半,無勞動能力的占56%,因病致貧的占69%,這些都是難啃的硬骨頭。”省扶貧辦主任張寶才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