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企业产业-徜徉在德清地理信息小镇

  • 时间:

【英国议会正式解散】

“地理信息產業高質量發展,如果沒有頂級的專家、強大的研發團隊,一切都將是空中樓閣。”黃秀娟直言不諱。

“不能因為招商難,就‘眉毛鬍子一把抓’”

“產業基礎為零的園區,最難的一環就是招商。當時這片荒地,連本地人都不會多看兩眼。我們拿著一張地圖去給企業‘畫大餅’,自己心裡都沒底。”章偉忠清晰記得,首次到北京開招商推介會時,僅邀請到30餘名企業嘉賓到場,等到開完會後吃飯時只剩下一桌人,“這一桌人還是礙於情面留下來的。”

而這,恰恰是德清的尷尬之處。居於大城市林立的長三角地區,小城德清的吸引力有限,該如何解決人才困局?

“不求為我所有,但求為我所用”。近年來,小鎮瞅準了一些高端人才的周末時間“空當”,推出“周末工程師”柔性引才機制。

誰成想,2010年初,浙江開始佈局地理信息產業園區。

“不能因為招商難,就‘眉毛鬍子一把抓’。”章偉忠頭腦清醒:地信產業園區,地信項目才是王道。

如今,更多企業、項目主動找上門來。章偉忠不改初衷:“我們還遵循最初的標準:不符合產業關聯的項目不要,不符合環評條件的不要。”

德清中選,隨即調整產業思路,放棄原來建設大工業園區的想法,產業園聚力發展地理信息產業。

“能行嗎?”遇到德清的招商團隊,許多企業將信將疑。

不讓人才短板影響發展質量今年初,莫乾山高新區地信局的工作人員章煉偉來到小鎮千尋位置網絡(浙江)有限公司走訪。剛落座,企業人力資源負責人黃秀娟直奔主題:“我們非常需要互聯網、測量測繪等方面的高端人才,但目前這類人才主要集中在杭州、上海、北京……”

步入浙江中測新圖地理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大樓一樓展廳,3張分別攝於2012年、2014年、2018年的德清地理信息小鎮航拍圖格外顯眼。

小鎮能有今天,當地不少人提到一個人——時任浙江省測繪與地理信息局局長陳建國。

徜徉在德清地理信息小鎮,初來乍到者會覺得這裡既新潮又“不好理解”:咖啡廳里,不少穿格子衫的“厚鏡片”交談著,不時蹦出“嵌入式GIS”“元數據”等詞語……

德清的辦事效率,給浙江精雷電器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邱百堂留下深刻印象:“這裡邊裝修、邊搬遷、邊生產、邊調整。這麼高的效率,以前沒見到過。”

地底下,小鎮企業利用地信技術為地下管網做B超,通過三維監測系統探測地下管網結構,為管網維修制定專項方案;

然而,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這個既古老又前衛的產業,國內集聚度最高的區域之一竟是浙江莫乾山下的一個小鎮。

更讓人稱奇的,是德清從產業零基礎起步,“無中生有”培育出地理信息小鎮,成為浙江特色小鎮“畝均收益”領跑者。

“最初的首選地其實是杭州,後來特地開車來了一趟德清,發現對於有想法、技術的地信年輕人來說,這裡有更多機會和挑戰。”在黎旻懿眼裡,地信小鎮更像是一個行業窗口。雖然面積不大,卻能第一時間獲取在大城市都不一定能接觸到的行業前沿信息和資源。

在小鎮,入駐企業多以數據採集、加工為主,如果購買相關設備,一臺就需要四五十萬甚至上百萬元,這對初創企業是不小的負擔。為此,針對數據的採集、處理、管理、應用四大環節,小鎮設立了5個硬件共享、算力共享中心,以資源共享方式為企業提供服務。

2012年,生產超長航時無人機的中測新圖擬定在德清成立下屬企業,作為“開路先鋒”的廖明拖家帶口遷來德清。彼時,科技創業園基礎設施尚未完備,處處感覺“就是一個大工地”。唯一有點藝術氣息的,是一座新修的景觀池,卻也只是靜水一潭。

“當時,我們公司還沒有建,這兒是一片水田。”指著2012年的航拍照片,浙江國遙地理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楊為琛笑道,“當時我心裡在想,會不會被他們騙了。”

章偉忠當時主抓招商,拿到浙江省測繪與地理信息局幫助梳理出的5大類項目清單後,帶著園區20多名招商人員,一頭扎進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

“真沒想到,小鎮里會有這麼齊全的實驗室設備。”國際地質災害監測與防治領域科學家福克·阿梅隆說,這裡的中科院微波目標特性測量與遙感實驗室的硬件條件已經走在亞洲前列。

即便如此,仍有人嘀咕:“地理信息?感覺行業很小眾、偏門……”

呵護這些創業創新小項目,小鎮建立的平臺可不少——浙江“千人計劃”德清產業園、科技創業園、創客邦、眾創實驗室、菁英部落、地信夢工場等。按照“創業苗圃—孵化器—加速器—產業園”流程,一批科技型初創企業在小鎮加速“起飛”。

謝尚國攝圖②:德清縣小學生在地信小鎮參觀測繪無人機展覽。

費徵介紹:“各項扶持政策疊加,按照最高標準來計算,高層次人才項目最高可獲得近2000萬元的資助。”

幾個月下來,招商人員瘦了一圈,才拉來一個項目,但不是地信產業方向,最後還是被否決。

不僅大公司接踵而來、迅速發展,許多創新小項目也紛紛在小鎮萌芽。這反而讓章偉忠放低了“姿態”。在他看來,小項目更需要呵護,因為它們也是小鎮的未來。

隨著時間推移,小鎮的設施越來越健全,短板漸漸補齊,發展一年一個臺階——2012年,浙江省地理信息產業園正式落戶於此;2013年,32家企業落戶地理信息產業園;2014年,10幢產業大樓建成投用,集聚地理信息企業40家;2015年,15幢26層高的人才公寓開建,集聚地理信息企業79家,成為省高新技術特色產業基地……

幾經比較,德清決定打造科技新城,這也是當時不少地方的路徑選擇,只不過當時的主打產業並不是地理信息。“當初考慮的是搞總部經濟和研究院經濟,把科研機構引進來。”湖州市莫乾山高新區黨工委委員章偉忠回憶,新城瞄準的產業是生物製藥、綠色家居、新型建材。

在小鎮多待一會兒,就能體會到這兒“科技範”十足——打開手機APP和GPS定位,能輕鬆找到附近的空餘車位;打開實景三維平臺,輕移鼠標,虛化路面後,可以穿過牆面看到室內環境,點擊樓層可以看到單位信息,透過地面可以看到地下管線。

2010年末,時任德清縣縣長的胡國榮帶著科技新城的“聘禮”,找上門來,立刻吸引了陳建國的目光——德清的用地發展空間。

2015年6月,浙江省地理信息產業園成功入圍浙江省首批37個特色小鎮創建名單。當年小鎮稅收突破1億元。

園區建在哪呢?陳建國帶領專家團隊在浙江多地展開調研。杭州濱江區、富陽區、臨安區都是考察點。雖然地信產業彼時還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不少地方看好這隻潛力股。經過近一年的考察,沒有地方能打動陳建國。

90後黎旻懿,武漢大學研究生,一次校園招聘會上,聽說了德清地理信息產業園。前來考察後,他很快將這裡選為創業之地。

“引進的哪一個鏈上企業多了,就調劑;哪個鏈上少了,就補上。”費徵說,地理信息在數據獲取、加工處理、應用、服務等有一條完整產業鏈,不求“大而全”,但求“精且強”,多培育具有行業競爭力的“單打冠軍”。

企業來了,如何讓企業留得住、活得好,成為產業園面臨的新課題。

2017年,高新區就出台科技、人才“雙十條”新政,在購房、租房方面,給予外來人才20%以上的優惠。近來,高新區在此基礎上,又加大了支持力度——對新引進的高端人才創業項目,給予最高100萬元的創業啟動資助和最高1000萬元的研發經費資助。

去年,黎旻懿和他的團隊研發出一項高精度室內定位系統,卻苦於沒有地方應用。“先來我們這裡試試。”得知這一消息的德清地理信息科技館立刻伸出橄欖枝。很快,系統在科技館的成功應用,讓年輕人收穫“第一桶金”。

“其他備選地區都有優勢,就是用地太緊張。未來地信產業必然有大發展,空間逼仄肯定不行。”陳建國帶著專家團隊數十次往返德清考察,發現德清不僅用地空間大,而且在區位、交通、政府支持度方面也有優勢。

看似“偏門”的地理信息產業,德清對它一見鐘情

“如果在其他地方,可能就沒人給你攤這個成本。”楊為琛感慨中透著感激。

歷經7年,小鎮發展成為地信科技成果匯聚的“集市”,各類技術成果、專家人才、儀器設備齊備,知識產權、科技金融、技術經紀人等專業服務一應俱全。

站在地理信息小鎮鳥瞰圖前,章偉忠終於可以品一口茶,松一口氣。

太空中,去年發射的“德清一號”衛星正在遨游,不斷往地表傳回數據;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3年招商終於有了起色。國內測繪地理信息裝備領域的上市企業——中海達,終於同意“過來看看”。

目前,小鎮已集聚以地理信息為主的各類創業團隊67個、創業創新人才2000餘人,引進院士專家10人。

引得人才,留住人才,還需要配套完備的科研設施和環境。

優質服務背後,是德清幹部奔忙的身影。

楊學明,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副所長、分子反應動力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在德清註冊公司時,政府很快給予100萬元的創業啟動資助。

項 飛攝圖③:市民在德清地理信息科技館參觀。

引子小到叫外賣、網約車,大到萬物互聯,都離不開地理信息。當今世界,地理信息技術與移動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深度融合,促進了新動能、新業態、新應用的發展,也深刻影響著人們日常生活。

小鎮成績斐然,不少前來取經的人仍有疑問:地理信息企業集聚,有“店多隆市”的好處,也有“同行相輕”的不利,如何避免同質化競爭?

聽到類似的“吐槽”,德清地理信息科技館講解員張歆總忍不住上前“理論”一番:“地理信息可不是小眾行業。人類活動中數不清的事情,都和地點、位置、時間有關。生活、經濟、國防,都離不開地理信息。”隨張歆漫步地理信息科技館,另一個新奇世界的大門被打開——

今年4月,由浙江國遙公司、白俄羅斯國立大學、浙江樹人大學三方共建的中白圖像處理研究中心在小鎮揭牌。此外,中航通飛研究院浙江分院、浙大遙感與GIS研究中心、中科院遙感所德清研究院等科技創新載體相繼入駐。省級重點實驗室——中科院微波目標特性測量與遙感實驗室也隨後建成。

魚食入池,一時間,池水激蕩,魚躍人歡。放水養魚、共同成長,小鎮的發展也同樣如此。

小鎮的鳳棲湖畔,栽好了梧桐樹,只盼引得更多鳳凰來。

時光回到2009年。當時,國際金融危機持續蔓延,很多地方經濟增速放緩,德清縣也面臨壓力,轉型升級勢在必行。然而,德清周邊大城市環繞,虹吸效應明顯,究竟該往哪裡轉?

“全球的管理經驗和市場信息都在這裡交流碰撞。”當地人的自豪溢於言表,“連首屆聯合國世界地理信息大會都放在了德清召開!”

德清卻堅定不移,小鎮建設如火如荼,招商工作也同步進行。

圖片說明:圖①:在德清地理信息小鎮,外國客商體驗人工智能設備。

謝尚國攝圖④:地信小鎮一景。資料圖片版式設計:張丹峰《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08日14 版)

費徵也袒露心聲:“高端地信人才依舊稀缺、龍頭企業能否發揮好牽引效應、如何實現跨界融合等,依然是小鎮發展必須破解的現實課題。若想順利實現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浙江中遙地理信息有限公司負責人王中琦也有同樣經歷。他2013年來到德清時,拗口的德清話聽不懂,溝通成了障礙。“不必擔心!”時任科技新城管委會副主任的陳建偉接待了他,“在政策落實、手續辦理、信息咨詢、項目申報等方面,我們全程陪同辦。”

7年前,儘管有了心理準備,楊為琛第一次來到這裡,心裡還是打鼓。眼前,是水田、魚塘、小路和荒地上嫩黃的油菜花。唯一有點起色的,是旁邊一個剛奠基的廣場。身旁,德清招商幹部正拿著規劃圖,繪聲繪色地描述著未來。但只要話語一停,旁邊的蟈蟈就叫了起來。

一名副局長負責協調工作,一名中層幹部負責到現場解決突髮狀況,一名幹事負責“跑腿”……高新區給每個引進園區的項目配備了3名“專業管家”,他們從企業簽約到正式動工,全程跟蹤、隨叫隨到。

農田裡,小鎮企業“極飛地理”將地理信息、人工智能與農業大數據深度融合,超過300萬架次的植保無人機為全國300個市縣的農戶提供高精度導航服務;

“萬事開頭難,幸好政府幫了不少忙。”初到德清,楊為琛倍感壓力。且不說自己多年的人脈都在北京,單就缺場地、缺人手、缺項目,就讓他寢食難安。當時購置的產業大樓還未建好,政府免費提供了一處200多平方米的臨時辦公場地;員工沒住處,政府主動為公司找公寓樓,裝修好了給員工當宿舍。政府服務無微不至——有員工從北方來,不習慣吃米飯,食堂立即增加了麵食……

章煉偉發現,每次到企業走訪,引進高端人才的呼聲最高。

“一站式”審批、“一體化”幫辦、“一條龍”服務,讓王中琦省了不少心。

政府提供優質服務,小鎮發展一年一個臺階

廖明也打消了最初的猶疑。有問題,找政府;沒人才,政府引;沒資金,政府設立扶持基金。一系列企業創業所需的要素,小鎮都儘力匹配。

不只是自己落戶,中海達還介紹了一家智能電磁驅動模塊生產企業落戶德清。

……“浙北小鎮傾聽地球脈動”——德清令人刮目相看。

不求“大而全”,但求“精且強”,著力培育行業“單打冠軍”

“我們是窮小子的時候,人家不嫌棄、嫁過來。對人家,我們要對得起這份信任。”採訪中,湖州市莫乾山高新區科技局局長費徵言語詼諧。只要是經過篩選、入園的企業、項目,德清立馬在政策、服務上給予全力支持。

走進位於浙江湖州莫乾山高新區的德清地理信息小鎮,隨處可見“地理”“測繪”“地信”等字樣。1.31平方公里核心區域,50多幢產業大樓鱗次櫛比,集聚著280多個地理信息相關項目。這裡已形成一條覆蓋數據獲取、處理、應用、服務等內容的完整產業鏈,2018年,小鎮營業收入達到102億元;財政總收入超過8億元,實現連續五年翻一番,畝均稅收40.7萬元。

費徵還是覺得不夠。到哪裡去尋找更多人才?

一天早上,廖明突發奇想,在產業園廣場邊的景觀池裡放入幾尾錦鯉。此後每天上班,他總喜歡帶些魚食前來。

“才畢業就創業,目前幹得還不差,就得益於小鎮創業平臺的支持。”黎旻懿說,“這裡不僅提供創業輔導、雲上政務、市場開拓等服務,還有5000萬元的‘地信夢基金’可以去爭取。”黎旻懿已有10名師弟、師妹來德清地信小鎮工作、創業。

多措並舉,小鎮里的高層次人才比例達到引進人才總量的26.8%。不滿足於招英才,德清近來又把目光放向長遠,自己育才——與長三角15所院校合作共建大學生就業實踐基地、創新創業基地,與武漢大學測繪學院簽約共建成果轉化基地,定向培養專業人才。

“要爭取讓上海、杭州、南京的專家往來德清的時間省些再省些。”如何辦得到?德清加快交通網建設,在原有申嘉湖杭高速、杭寧高速等基礎上,開通了宣杭鐵路複線、杭寧高鐵德清站。同時,加快杭州至德清城際、滬杭高鐵德清段、杭州二繞德清段、304省道德清段等線路建設與改造,通行時間一縮再縮。

從0到1最難。這個主攻地理信息的特色小鎮為什麼能?定位是關鍵。

從同意來看到真正踏上德清的土地,又3個月過去了。就在這期間,德清的產業園有了相當大的變化。這讓前來考察的中海達員工驚喜不已,中海達於一年後落戶德清。

和楊為琛有同樣經歷的,還有廖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