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钓区的垂-再到此次放开河道服务市民垂钓休闲

  • 时间:

【范冰冰分手内幕】

記者註意到,該段河道兩側仍掛著多塊標識牌,上面寫著:“為了您的生命財產安全,請勿在河道內游泳、捕魚、戲水、溜冰。”“南護城河是行洪河道 水流湍急 水深危險 為了您的生命財產安全,請不要在河道內跳水、游泳、釣魚、滑冰”等。

本報記者 張淑玲怕餌料、垃圾污染河水,怕坡陡水深釣魚人不安全,長期以來,本市多條河流對垂釣說“不”。然而,釣魚愛好者總是“躍躍欲釣”。今年1月23日,本報以《北運河常年有人野釣》為題,對位於通州區玉帶河橋兩側常年野釣,以及餌料、垃圾隨意丟棄等問題進行報道。問題見報後,相關部門回應本報,將考慮在適當時間、適當地點劃定垂釣區,變堵為疏。近日,喜訊傳來——本市首批推出22條段300餘個垂釣區,供釣魚愛好者和廣大市民垂釣。市民們高興地說:“這下可以撒歡兒釣魚啦!”

另外,婁偉呼籲,相關部門能定期公佈垂釣河段水質,“及時告知垂釣愛好者,水質是否安全,釣的魚能否食用。如果是5類水質,釣的魚是不能吃的。他認為,政府及時回應市民關切,針對市民需求細化服務措施,能大大提升廣大市民的獲得感和參與感。

河岸草坪上,設立著一處《文明垂釣公約》牌。公約第一條要求市民遵守垂釣公約,嚴禁電魚、毒魚、炸魚等非法捕魚行為。

一名正在釣魚的老人告訴記者,他釣魚就是圖個樂兒,“釣到魚,放桶里養一會兒,再倒進河裡。”

北京市水務局:首批垂釣區域推出後,我們會評價市民的接受程度,收集意見建議,結合水務實際,再進一步完善。

老人們告訴記者,他們經常聚在該處釣魚,“凌晨三四點鐘就來了。”但問及該處是否允許釣魚,他們搶著回答,“不讓釣。”“老轟人。”

記者:有的垂釣區域比較豪華,有的比較簡陋。有些救生設施就直接綁在護欄上,會不會丟?還有很多標識牌寫著“禁止垂釣”?

消息立即傳遍廣大市民的朋友圈。“這個挺好啊!”“以前帶孩子玩兒,見河岸上全是‘禁止垂釣’‘請勿釣魚’的牌子,掃興。現在可以帶孩子盡情享受漁趣了。”“這招兒好,以後釣魚再也不怕轟人了。”

玉帶河橋下游垂釣區,兩位老人開心垂釣。

8月14日7時許,記者經通胡大街過東關大橋後右轉,按圖索驥至北運河右岸。走不遠,記者便能看到一處矗立著“禁止下水、禁止跨越、禁止垂釣、禁止煙火”標識牌。這些不鏽鋼標識牌有的醒目地立在岸上,有的則直接高架在河道護欄上。

北京市水務局:目前,一些設施還是臨時的。對有條件的地方,設施會好一些,條件不具備的,就簡陋些,我們會逐步完善。河道一直安排有巡護人員,已考慮到救生設施丟失幾率,萬一丟失,責任部門有備用。希望市民能愛護這些救生設施。另外,後續還將進一步完善標識牌。

官宣22條段300餘個垂釣區新鮮出爐

北京市水務局:市民有很強烈的垂釣需求。經過長期治理,本市多條河道水質變好,水景優美。為保障水源保護區和市民安全,水務人實地梳理排查,在河流較為平緩、適宜做防護設施的地方選定垂釣區域,以求管理兼顧服務,市民共享生態水景。

垂釣平臺北側設有兩個分類垃圾箱及一個公共救生設備箱。透過玻璃箱門,可看到裡面存放著嶄新的橘紅色救生衣、游泳圈、救生繩等設備。玻璃箱門上還寫著:“緊急時砸碎玻璃取用 愛護公物人人有責”。

專家建議增設停車設施 公佈監測水質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副研究員婁偉認為,城市治理從命令式“禁止垂釣”,到提示式“請不要釣魚”,再到此次放開河道服務市民垂釣休閑,倡導市民共享優美水環境,“從‘堵’到‘疏’,這也意味著城市治理觀念的轉變越來越人性化。我認為這是一個進步。”

記者等到9時,並未見有人過來。“今兒個咋沒轟?”老人們很驚異,他們向記者再次確認了垂釣區域,“您瞧。玉帶河橋右岸下游150米,就是這個位置啊。”“以後真的不轟了嗎?那敢情好。”

許是因景觀大橋施工尚未結束,許是點位難找等原因,記者發現垂釣台處及該段河道尚無人釣魚。

北京首批推出22條段300餘個垂釣區

“以後不轟了?那敢情好”流淌在通州區大運河森林公園間,壯闊的北運河捲著綠波自西北向東南流去。長達3公里的水面上,橫跨著東關大橋、玉帶河橋,以及一座鐵路橋和尚未完工的景觀大橋。

該處河道護欄上綁著一件橘紅色救生衣、一個救生圈。兩件救生設施旁,還各用膠帶粘著一張A4紙,上面寫著“救生用品 請勿挪用”。岸邊也豎著一面公示牌,牌內貼著《文明垂釣公約》。公約最後要求,“垂釣以休閑娛樂為主,魚獲應謹慎食用、買賣,共建共享優美水環境。”

在柳蔭中,經左安門角樓繼續前行不久,一名年輕男子帶著兒子正在釣魚。小男孩提著一隻紅色塑料桶,裡面游著一條小魚,“我要帶回家,養著。”小男孩笑著說。“這下可以撒歡兒釣魚啦!”該名男子對著兒子笑。

探訪點二 跨河景觀大橋北側豪華垂釣台靜待釣者市民熱望的垂釣區域究竟啥模樣?一名心急的市民同記者一起尋找。

8月12日,北京市水務局在其官方網站宣佈,為滿足廣大市民在河湖水域垂釣的需求,同時保障水源保護區和垂釣人員安全,經過首都水務人員實地梳理排查,在適當區域新設便民親水垂釣區域。目前,首批公開市級河道22條段、300餘處為適宜垂釣區域。

探訪點三 南護城河一半河道劃定垂釣區梳理全市適宜垂釣區域,記者發現全長15.5千米的南護城河此次有一半河道劃定為垂釣區,具體位置自大觀園橋至龍潭公園東門,全長8千米,水深2米,水源為地表水、再生水混合。

當日16時30分,記者趕至龍潭公園東門,自此下至南護城河西岸。沿著平整的灰磚步道南行,走幾米遠便見有人倚在護欄外,端著釣竿垂釣。藍天、綠柳倒映水中,碧藍、濃綠浸染水面,整條南護城河,頗似一幅流動的優美畫捲。

探訪點一 玉帶河橋右岸下游150米處

此前,本報記者曾多次深入現場,對野釣問題進行調查報道。今年1月23日,本報還以《北運河常年有人野釣》為題,反映位於玉帶河橋兩側常年存在野釣、隨意丟棄餌料、垃圾等問題。其時,北京市水務部門相關負責人回應,除密雲水庫、官廳水庫、懷柔水庫及潮白河順義段禁釣區外,將變堵為疏,考慮在非禁釣河段,在適當時間、適當區域專門劃定垂釣區域。

該處長約60米、寬約10米的垂釣平臺豪華氣派。平臺伸向河中數米,下麵是鋼結構底座,臺面鋪設著實木地板,四周圈著防護欄,裝有10根高高的景觀燈柱,並用黃線標示出19個釣位。

目前,釣魚已非釣魚愛好者的專屬,而是深受市民喜愛的休閑娛樂活動。婁偉同時提醒,在政府改進服務的同時,市民也應該遵守垂釣公約,儘力保護水環境。

“轟啊!您等一會兒看,一到9點就來轟了。”

記者也幾次往返河岸,始終未能找到確切地點,只好致電通州區水務局。最終得知可導航到“大光樓”,通州區水務局一負責人告訴記者,在大光樓附近五河匯流處,一共設了4個垂釣區域。

“我也看到消息了,找了倆小時,也沒找到地方。”該名年輕人稱,此次前來踩點,找到具體位置後,準備帶家人周末享受垂釣樂趣。“說是現場有‘公約’,有救生設施,看圖片應該靠近那個景觀大橋,可大橋南邊在施工,沒找到垂釣區,北側又過不去。”

不滿7個月,好消息便傳來了。

婁偉認為,推出適宜垂釣區域,意味著逐步放開非禁釣區的垂釣。他說,每到周末,自己也愛同朋友家人一起去潮白河釣魚,有時一處垂釣地光停車都有百餘輛,建議相關部門進一步深化服務,“比如,可以找有條件的地方,建設停車設施,方便市民停車。”

對話職能部門把脈市民需求 共享生態水景記者:22條段300餘個垂釣區域怎麼確定的?

“咬鉤了”,幾乎在浮漂兒突然下沉的同時,另一位老人一抬腕兒,一條銀白色的小魚被提出水面,“唉,扎肚子上了。”老人說,因聚在此處釣魚的人多,撒的餌料多,魚群聚攏,一下鉤就能掛上魚。

“那現在還轟嗎?聽說這兒允許釣魚了。”記者問。

“你這網子不行!”記者突然聽到有人喊。上前一看,原來是一名身穿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員,正告知一名年輕男子收起抄網。“我這不是網,是抄子。”該名男子爭辯。

這些經“官方認證”的垂釣區域什麼模樣?市民及垂釣愛好者體驗如何?8月14日,比照北京市水務局公示的垂釣河段及點位,記者步行往返10餘公里,在通州區北運河兩岸及位於東城區的南護城河段,一睹垂釣區域真貌。

記者順著河岸尋找垂釣區域。經過兩個小時的摸索,鑽過東關大橋,沿著濱河北路一直向北,又繞行越過景觀大橋後,最終在景觀大橋北側找到一處垂釣平臺。

“怎麼一下釣上兩條魚?”見記者迷惑不解,該名老人得意地說,他這叫“串鉤”,“這條線上綁著7個魚鉤,有次一竿釣上來4條魚。”在該名老人的水桶內,記者看到已放有五六十條小魚,黑鱗白腹。

“你這就是網,現在只能釣,網不行。”見保安堅持,該名男子看看手中的抄網,收起來離開了。

記者:第二批適宜垂釣區域確定了嗎?

玉帶河橋右岸下游150米處,記者看到一處親水平臺,上面已站有4名垂釣愛好者,一人照應著兩根釣竿,一人專心盯著在水波中飄搖的浮漂兒,一人忙著甩鉤,還有一名老人則忙著將釣上的兩條小魚摘進水桶內的漁網中。

也有不少人稱釣魚是為了食用。“能吃。這條河水質還不錯,河裡有不少被放生的魚類,很多魚塘的水還不如這兒呢。”一位老人稱,原來該處不讓釣魚,“現在可以釣了,從今天起,沒人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