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势力人员-难点就在于如何认定冷林团伙涉黑犯罪

  • 时间:

【迪拜出逃王妃现身】

郭聲琨強調,“破網打傘”和“打財斷血”在接下來的專項鬥爭中是重要任務。接下來要督促各地把“破網打傘”作為主攻方向,對未實現掃黑除惡與“破網打傘”同步推進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進行再次核查,確保線索沒見底不罷休。

■ 案例冷林案:主犯審訊時“打死啞巴不開腔”

掃黑除惡成績單 截至今年2月底

數據來源: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微信公眾號

“看見龍泉鎮雙擁路發生持械鬥毆的場面,就像電視上黑幫人員火併一樣,心裡很恐懼,沒有安全感。如果經常發生,不敢做生意了。”一些群眾心有餘悸。2017年11月27日,冷林團夥與另一團夥打架鬥毆,冷林團夥成員周文豪更是故意將長刀在地上“嘩嘩”拖行追砍,聚眾鬥毆的場面給不少群眾的心裡留下了恐懼。

成果4月1日至5月17日,打掉涉黑組織85個、涉惡犯罪團夥915個。對已換屆村“兩委”開展回頭看,共調整不合格村幹部6143人。10個督導組共收到群眾舉報線索近20萬條,有689名涉黑涉惡人員主動投案。

隨著專案組成員不斷收集外圍證據,並採取異地用警措施,既解決了部分辦案民警經驗不足的問題,又緩解了本地民警打不開局面的情況。辦案人員根據犯罪嫌疑人在犯罪團夥中的地位、作用、認罪態度等將他們分別關押在不同的羈押場所,對其實施分化瓦解,攻破他們抵抗審訊的心理防線。

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就此展開。目前,專項鬥爭已經進入“後半程”。在掃黑除惡第二年,深挖根治成為這一階段的目標,“破網打傘”“打財斷血”成為重點任務。

專項鬥爭為涉黑認定提供指引2017年1月,貴州省遵義市鳳岡縣警方對冷林涉黑團夥進行了抓捕,經過審訊、偵查後,2017年7月,該案正式被移送檢察院。然而,接到該案的檢察官潘志貴覺得壓力很大,難點就在於如何認定冷林團夥涉黑犯罪。

在貴州省遵義市鳳岡縣,人們對冷林這個名字並不陌生,“三歲的娃兒都曉得”。個體戶王志也吃過該團夥的苦頭,“買東西不給錢,問他們要錢,就會對我們說,‘你知道我大哥是誰嗎’,隨即報上冷林的名字。”

冷林案、江太國案的辦案人員在辦理案件過程中共同反映,黑惡組織犯罪的組織形式和危害方式已經發生轉變:一是從組織犯罪幫派化向公司化隱蔽犯罪轉變,二是從傳統的直接暴力方式向貼身跟隨等軟暴力轉變。

全國共打掉涉黑組織1461個

涉黑團夥聚眾械鬥、逼債致人喝農藥;主犯被判十六年,其餘11名被告人均獲刑

“貴州做得不錯,4月份我參與疑難案件探討,法院在一些案件的認定過程中,對拿捏不准的地方能聽取不同意見。如果犯罪嫌疑人的情況不符合黑惡勢力特征,法院要重新調整。”魏紅說,此外,依法辦案還要堅持程序合法,若發現證據瑕疵,就應當對其重新考量。

追債把人逼到跳樓、喝農藥除了開設賭場、聚眾鬥毆,冷林團夥的非法拘禁和尋釁滋事行為成為他們討債、擴大影響力的手段。

“回頭看”掃黑除惡第二輪、第三輪督導“回頭看”擬於10月中下旬啟動,紀檢監察機關與政法機關將再殺“回馬槍”。

2018年8月14日,冷林涉黑案塵埃落定,鳳岡縣人民法院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主犯冷林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非法拘禁罪、聚眾鬥毆罪、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持有槍支罪,數罪並罰,合併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餘11名被告人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十個月至十二年不等的刑罰。

同時,該案也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以來貴州為數不多的一審判決生效、被告人不提起上訴的案件,實現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郭聲琨在上述會議中強調,當前,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已進入考驗韌勁、“啃硬骨頭”的新階段,必須堅持“穩、準、狠”不動搖,一鼓作氣、持之以恆,推動專項鬥爭向縱深發展。

成果截至2018年12月底,10省市均整改完畢。整改期間,10省市打掉涉黑犯罪組織100個,摧毀惡勢力犯罪集團1129個,查封、凍結、扣押涉案資產49.43億元,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2896件3021人。

貴州民族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劉偉琦有在檢察院掛職的經歷,他表示,掃黑除惡的難點在於惡勢力、惡勢力集團、涉黑組織已經有很大變化,隱蔽性強,反偵查意識強,幕後操作,證據難以鎖定。

接聽該電話的110指揮中心工作人員張力(已判刑),正好是冷林的“保護傘”。接到電話後,張力隨即將舉報人信息透露給冷林,冷林等人便到陳文華家中對其進行恐嚇。陳文華因害怕喝農藥自殺,冷林等人怕事情鬧大,把其送到醫院搶救。

鳳岡縣公安局辦理冷林案,組建專門團隊,採用異地用警、異地關押等措施,強化外圍證據的搜集,審訊中各個擊破,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聚眾鬥毆就像電視上黑幫火併2009年,冷林犯盜竊罪刑滿釋放後長期混跡於鳳岡社會,受雇為賭場維護秩序。2013年夏天,冷林在賭場與他人鬥毆,頭部被砍傷,由此樹立起敢打敢殺的惡名。

落網後“打死啞巴不開腔”2016年12月5日,鳳岡縣公安局察覺到一件“尋釁滋事”案件背後涉黑涉惡犯罪的可能。遵義市公安局牽頭成立專案組,經過研判,摸清了冷林等涉案犯罪嫌疑人的活動軌跡。2017年1月1日晚,鳳岡縣公安局實施抓捕,當晚抓獲涉案犯罪嫌疑人19人。

黑惡勢力的活動存在哪些新特點?過去一年半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有哪些經驗?專項鬥爭的“下半場”怎麼打?帶著這些問題,記者走訪貴州省多地,圍繞冷林等12人涉黑案等典型案例進行採訪,深入瞭解貴州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經驗和成效。記者瞭解到,近年來,黑惡勢力游走於犯罪與違法之間,活動逐漸趨於隱蔽,同時其組織形態、攫取利益的方式也在發生改變。專家表示,要註重掃黑除惡長效機制的建設。

2018年8月14日,法院認定冷林等12人通過開設賭場、非法拘禁、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活動非法聚斂錢財,逐漸形成了以冷林為領導者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嚴重破壞了當地社會生活秩序,對該案作出前述判決。

今年5月22日至23日,在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召開的會議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全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領導小組組長郭聲琨強調,要準確把握法律政策,依法推進偵查、起訴、審判等工作,確保每一起案件都經得起法律、歷史檢驗。

2018年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啟動,江太國團夥落網。該團夥非法侵入趙吉鳳住宅的犯罪行為被作為涉黑犯罪的行為特征證據。

2017年7月,該案被正式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同時,該案被最高檢、公安部列為掛牌督辦案件。

最終,犯罪嫌疑人供述了犯罪的事實。專案組利用筆錄之間的相互印證,形成了證據鎖鏈。

他表示,要緊盯“打財斷血”,鏟除經濟基礎,督促各地加大“打財斷血”力度,堅持依法抓捕涉案人員與查清涉案財產同步進行,及時採取查封、扣押、凍結等措施,有效防止黑惡勢力轉移、隱匿涉黑涉惡資產。

鳳岡縣人民法院執行局長羅強表示,經過審理,該團夥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四個特征:從犯罪組織特征來看,首要分子明確,骨幹人員固定,層級分明,在具體違法犯罪中體現出明顯的指揮服從關係;在經濟特征方面,該團夥通過開設賭場、放高利貸等犯罪活動獲取經濟利益90多萬元,並全部用於犯案人員的組織活動,支持組織成員犯罪行為;在行為特征方面,該組織以暴力、恐嚇、滋擾等手段,多次實施違法犯罪行為,為非作歹、欺壓百姓;在危害特征方面,該組織在鳳岡及其周邊地區造成惡劣影響,破壞了當地社會秩序。

陳文華因欠冷林等人賭場高利貸,被追債走投無路,打110舉報冷林等人開設賭場,沒料想這一舉報電話給自己惹來了麻煩。

小勇說的“他”就是冷林及其團夥。三年前,小勇的朋友欠了冷林一些債務,小勇為朋友出頭時,遭到冷林團夥辱罵、毆打。

其後,冷林拉攏、吸收聶仕跳、何才兵通過從事開設賭場、放高利貸、為賭場“看場子”等違法犯罪行為聚斂錢財。2015年後,冷林通過朋友、獄友等關係,將侯天等10餘人籠絡在周圍,逐漸坐大成勢。

辦理江太國案件的檢察官李謝告訴記者,“對江太國在團夥中的地位、案件涉黑涉惡的定性,我們都進行了充分的研究,切實做到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

今年4月,兩高、兩部出台關於辦理惡勢力、套路貸等4個意見。郭聲琨指出,接下來將加快出台黑惡勢力非法放貸、“保護傘”認定、依法打擊網絡涉黑涉惡犯罪等3個意見,確保定性有據、寬嚴有度。

第二輪督導概況2019年4月初至5月初,第二輪督導天津、吉林、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廣西、海南、貴州、雲南。各督導組將推動辦理重大涉黑涉惡案件、“破網打傘”、“打財斷血”作為督導的重中之重。

一審判決涉黑涉惡犯罪案件5561起、32663人

貴州大學法學院教授魏紅表示,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應特別註意嚴格依法辦案,要在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的基礎上準確認定黑惡勢力和相關的犯罪,防止人為拔高或者降低這個標準。

防止冤假錯案是專項鬥爭焦點在堅持嚴厲打擊的同時,依法辦案、防止冤假錯案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普遍關註的焦點。

2016年6月20日,肖平因賭輸後無力還債,被冷林團夥強行帶到一墳山上進行毆打,隨後被押到一洗腳城的房間內。直到21日凌晨,肖平被迫給妻子打電話讓其幫忙還債。“若不找錢還賬,就砍肖平的腳,廢了他。”肖平妻子還記得當時冷林團夥威脅的話,“肖平說,如果報警,他們就會到家裡找小孩麻煩,因為特別害怕,沒敢報警。”

“雖然冷林團夥對社會治安造成了嚴重影響,但界定該團夥對當地經濟的危害讓我們很糾結,包括他們在追債時採取的滋擾、跟隨等手段的認定也很模糊。專項鬥爭啟動以後,對涉黑、軟暴力的認定清晰了不少,我們就覺得輕鬆了不少。”潘志貴說。

無獨有偶,貴州貴陽的江太國案件也存在類似情況。2017年7月,江太國團夥受裝修公司委托進行追債,多人衝進債務人趙吉鳳家中,在趙吉鳳家待了4天,其間不停地辱罵趙吉鳳。據辦案民警介紹,當時趙吉鳳曾報警,但江太國團夥稱這是經濟糾紛,民警無法處理,只能離開。

“冷林的哥哥欠我錢,因為弟弟是黑社會,我都不敢要。”個體戶田芬告訴記者。

5個月後,轉機出現。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決定在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兩高、兩部聯合出台的《關於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為依法、準確、有力懲處黑惡勢力犯罪提供了精準指引。

小勇的手腕上,至今還能看出幾道明顯的傷疤,除了身體的傷害外,小勇還記得那些叫囂的威脅:“他要讓我在鳳岡消失”,“他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冷林團夥成員多數有違法犯罪前科,有多次和公安局打交道的經驗,具有一定的反偵查、反審訊能力。審訊階段,一名辦案民警乾脆用“打死啞巴不開腔”來形容審訊冷林的難度。

例如,江太國案件中,江太國成立了名為“獵狐信息咨詢服務部”的公司,招攬了十餘名老鄉,打著“律師追債”的幌子,進行非法追債等活動。用大喇叭在村口循環播放“×××還錢”、辱罵、貼身跟隨……軟暴力成為他們追債的手段。

彼時,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尚未開展。對於案件中黑社會性質犯罪的危害性特征認定,以及涉案人員採取非法滋擾手段的認定,成了檢察機關辦案的“老大難”問題。

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進入“後半程”;專家表示要註重掃黑除惡長效機制建設

督促各地把“破網打傘”作為主攻方向

21日凌晨5點左右,肖平趁看守不備從窗口跳樓逃跑,導致雙腳、腰部多處受傷。肖平跳樓受傷後,冷林團夥並未及時將其送醫,而是將肖平帶到另一處地點嚴加看管,其間又對肖平進行毆打。直到肖平在福建打工的父親幫其還了7000元賭債,冷林團夥才把肖平釋放。

記者瞭解到,貴州高院刑事審判第四庭於今年1月組建,集中負責全省法院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涉黑涉惡案件的監督指導、統籌督查等工作,這是全國省級法院組建的第一個以掃黑除惡為職能的專業化刑事審判庭。該庭將作為貴州省法院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核心樞紐,改變以往將掃黑辦設在其他刑事審判業務庭,人員分散、不專業的弊端。

成果各督導組直接重點督辦舉報線索3910件。督導組進駐期間,11個省區市和兵團打掉涉黑組織54個,涉惡犯罪團夥606個。同時,推動立案查處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問題1892起,給予黨紀政務處分1490人,移送司法機關188人。

專項鬥爭開展以來,人民群眾對掃黑除惡大力支持。“這一階段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取得了很好的成效,老百姓普遍感覺治安好轉,安全感提高,安居樂業的幸福感提高。”魏紅說。

檢察官潘志貴表示,由於該案收集的相關證據比較抽象,檢察院認定該案涉黑犯罪成了難題。

懲處黑惡勢力犯罪有了精準指引

黑惡組織向公司化隱蔽犯罪轉變

(文中王志、趙吉鳳、小勇、田芬、肖平、陳文華等為化名)

掃黑除惡三輪督導情況第一輪督導概況2018年7月初至8月初,中央掃黑除惡第1督導組赴河北開展試點督導。8月底至9月底,中央掃黑除惡第2至第10督導組分赴山西、遼寧、福建、山東、河南、湖北、廣東、重慶、四川9省市進行督導。

依法起訴涉黑涉惡犯罪案件12676起、69544人

黑惡勢力活動逐漸趨於隱蔽近年來,黑惡勢力游走於犯罪與違法之間,活動逐漸趨於隱蔽,同時其組織形態、攫取利益的方式也在發生改變。

辦案民警李坤告訴記者,“大多涉黑團夥成員平時留光頭,佩戴大金項鏈,繡猛獸文身,利用外在形象嚇唬人。”

第三輪督導概況從今年6月開始,第三輪督導北京、陝西、西藏、黑龍江、內蒙古、上海、江蘇、青海、甘肅、寧夏、新疆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

不過,她表示,還要註重掃黑除惡長效機制的建設,要打造完備的執法制度體系、規範的辦案體系、系統的執法管理體系、實幹的執法培訓體系、有力的執法保障體系,希望掃黑除惡能形成長效的機制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