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候鸟学习-还能看电影、做游戏 这样的暑假让孩子收获满满

  • 时间:

【成都足协处罚成超】

除了學習,還能看電影、做游戲 這樣的暑假讓孩子收穫滿滿

四年級的那個暑假,趙靜來到了聖奧學堂,靦腆的她一開始還不適應,但很快,她發現這裡不僅是學習的地方,還能看電影、做游戲。她開始了每天和媽媽一起上下班的節奏。就這樣,三年的暑假,對她來說,收穫滿滿。

隨著聖奧學堂的名氣越來越大,附近很多企業、社區都來取經。海寧市硤石街道西山社區在觀摩後,也成功舉辦了“愛心教室”。

學堂里,有“元老級”的小候鳥,也有剛加入的“新人”。來自山東菏澤的10歲男孩熊正陽,短短時間內已經和同桌、前后座打成一片了。

12歲的趙靜是個清秀安靜的小姑娘。她低著頭做著數學作業,過完暑假就要上初一了,她有點小忐忑,想提前看看初一的學習資料。

倪良正透露,杭州錢塘新區也有個大型生產基地,在規劃設計時就已把暑期班的教室活動場所考慮在內,“聖奧學堂會繼續辦下去。”

1500平方米的場地,改成8個大小不同的教室。教室外,幾排擺滿課外書的小書架,幾張臺球桌和乒乓球桌,還有大片的活動場地。

“看著一張張稚嫩的臉,想著我們的員工也能踏實工作,我也很欣慰。”聖奧集團董事長倪良正覺得,從2013年開辦的聖奧學堂,微小而有意義。

小候鳥們最愛的“聖奧學堂”開班啦聖奧集團堅持7年為員工孩子開設暑期班除了學習還能做游戲,孩子開心家長安心

1歲多,趙靜就跟著爸媽從河南老家來到浙江。一家人已經在海寧買了房,過著聚少離多的日子。媽媽在聖奧工作,爸爸在蘇州,還有一個哥哥在長沙上班。媽媽一周休息一天,早上7點多就出門,傍晚5點半回來;爸爸一個月才回來一次。大部分時間,都是趙靜一個人打發時間。

課程設置,除了語數外,還有音樂、美術、手工、歷史、科學等。比如去年,還多了禮儀課、法制課、愛國主義教育課等。今年,則多了拉丁舞、圍棋、話劇表演、素描等。“我還從北京請來了專業的籃球培訓團隊,補充健康體育這塊的缺失,更加多元化,讓孩子們全面發展。”倪良正說。

然而,孩子的安全、學習依然是父母的最大牽掛。兩相權衡,不容易。

看著孩子們在身邊一點點成長,感慨最深的便是父母。

“很多員工都是外地來的,掙錢也是為了孩子,如果孩子在老家安全得不到保障,員工也沒心思工作。”倪良正說,以前每到暑假就會聽到有員工要請假,至少十天半月,甚至辭職。他們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回老家照看小孩。這讓倪良正想起自己創業之初與妻兒兩地分居時的情景。“將心比心,看到員工這樣兩頭跑,我心頭很不是滋味。”

父母看著孩子在身邊成長 附近企業社區借鑒經驗紛紛開班

聖奧學堂不同於一般暑期托班,實行40天的全日制。每天上午8點至11點,下午2點至5點,天天開課。小候鳥們的年齡從3歲到15歲不等,按照年齡分成8個班級,每班有2-3名專職老師,他們都是浙江工業大學的大學生志願者,能夠照顧到每個孩子的需求。

別看只是企業開辦的一家暑假班,但是除了開班儀式,還有結業典禮、文藝匯演。

明嬋嬋在聖奧工作了8年多,愛人也是聖奧員工。他們有個12歲的孩子,一直在老家河南由爺爺奶奶帶著。每每看到別人一家團聚,明嬋嬋格外想家,還會偷偷掉眼淚。一直以來,夫妻倆都覺得對孩子有虧欠。自從有了聖奧學堂,暑假的40天,夫妻倆都分外珍惜。“在普通人看來,40天很短。但是對於我們這個家庭來說,真的是一種奢望。”她說,在這裡找到了歸屬感。

昨日上午,海寧聖奧集團生產基地,180多名孩子嘰嘰喳喳很是開心——“聖奧學堂”開班了。來自安徽、湖南、貴州、江西、四川等地的小候鳥們有了一個落腳的地方,和爸媽一起“上下班”、到學堂里報到,不僅可以學習,還能參加五花八門的興趣班。

連續7年每年投入幾十萬元 幫助員工看護子女

生產基地軟體廠的彭麗說,學堂時間不長,但孩子變化挺大。“一個月下來,言語表達能力、禮儀禮貌都有很大變化。現在孩子更開朗了,會主動找小朋友玩,還學會了不少英語單詞。”

倪良正決定辦暑期班,每年投入幾十萬元,幫助員工看護子女。這一辦,就走到了第7個年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