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产业贫困-精准防贫保险由县财政拿出400万元作为防贫保险金

  • 时间:

【85岁医生每天接诊】

截至11月中旬,魏縣共監測相關對象12525人,納入防貧救助952人,支付救助金1143.71萬元。

2018年國慶節前夕,頭戴國家級貧困縣帽子30多年的魏縣,正式脫貧出列。段書梅就是魏縣脫貧攻堅工作的受益者。而如今,“源頭防貧、斬斷窮根”,又成了魏縣縣委、縣政府的所思所想。

截至目前,魏縣已建成扶貧微工廠156家,包括箱包、玩具、電子元器件等行業,實現人均月增收1500元以上。讓他們驕傲的是,這一做法入選《全國脫貧攻堅100計》第1計。

“精準防貧要立足‘為誰防、誰來防、防什麼、怎樣防’,首先就要選好保險,但原來的險種大多是‘保到人頭’,最多‘只保一家’。”在精準扶貧防貧服務中心,魏縣縣委副書記陶俊強介紹,防貧保險金,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新保險,是魏縣率先探索出的精準防貧工作機制,其受益對象不是具體的人,而是一個群體,確切地說,就是“為一類人買保險,誰有情況誰受益”。

“我們堅持把產業就業扶貧作為實現貧困人口穩定脫貧的根本途徑和長久之策。”陶俊強介紹,密植梨扶貧園區建設由合作社、種植大戶牽頭,吸收部分貧困戶按照就近、自願選擇原則,每戶種植1畝密植梨。縣財政對密植梨種植大戶和貧困戶給予一定補貼。密植梨扶貧產業園實行“五統一”管理模式,即統一種植、統一管理、統一採收、統一品牌、統一銷售。梨園收益後,建檔立卡戶每年向園區業主支付凈收益10%的管理費用。

11月24日,一股寒流席卷了華北大地,氣溫驟降,但河北省邯鄲市魏縣沙口集鄉劉屯村的“扶貧微工廠”2號廠房裡卻熱火朝天,數十名工人正在忙碌地工作。

怡怡箱包廠負責人韓海超是一名90後,就是劉屯村人,曾經也是建檔立卡貧困戶。高中畢業後,他外出打工從事箱包行業。

精準發力,創新一個新險種沙圪塔村村民路金靈和妻子原在天津打工,小兩口一年收入也不算少,但在2008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讓路金靈喪失了工作能力。這些年,小兩口光看病就花了二十七八萬元,雖然新農合報銷了一部分,但還有十幾萬元需要自付。

從貧困戶到帶領大家一起致富,韓海超的創業路是魏縣扶貧攻堅的一個縮影。入駐扶貧微工廠的企業,用工應優先安排貧困對象,最終實現企業增效、集體創收、群眾脫貧、產業發展“四重效應”。

段書梅工作的怡怡箱包廠有30多名工人,像她這樣的貧困人員有13人。

經過魏縣精準扶貧防貧服務中心大數據分析,防貧辦聯合保險公司將這個家庭納入防貧保險對象。兩個月後,路金靈拿到了6.4萬餘元的防貧保險金。

採訪中,記者聽到這麼一句順口溜:“工廠建在家門口,打工不再往外走。”

“新栽密植梨3年掛果,第5年進入豐果期,每畝地收益1萬元以上。大家都說,‘一戶一畝園,勝過十畝田’。”他說。

2017年7月,村裡建成魏縣首個標準化扶貧微工廠,韓海超率先入駐,租賃400平方米的廠房,每年租金1萬元,並招聘了十幾名留守婦女。他說:“每吸納一個貧困群眾政府補貼1000元,使用的縫紉機政府每台補貼2000多元,租賃廠房政府還給予50%的補助。”

67歲的段書梅曾是村裡的貧困戶。現在,她的工作是在流水線上製作箱包,一年能有1萬多元的收入。而她的老伴、兒子、兒媳也在縣扶貧幫扶幹部的幫助下找到了工作。她高興地說:“老了還能進工廠幹活,而且不用出村,以前想都不敢想。”

“從長遠來說,增強自身‘造血’功能、增加收入才是根本。”魏縣扶貧辦主任陳瑞學告訴記者,扶貧微工廠是一大創新。

扶貧微工廠,打造“造血”新引擎建立防貧保險只是暫時兜住了貧困底線。

寒風凜冽,但在魏縣密植梨扶貧產業園裡,一棵棵樹苗在種植戶的照料下依然煥發出勃勃生機。

產業扶貧,戶戶有了致富門路如果說微工廠扶持的是農村貧困半勞動力,那麼扶貧產業園扶持的就是普通勞動力。

精準防貧保險由縣財政拿出400萬元作為防貧保險金,按每人每年50元保費標準為全縣10%左右的農村人口購買保險,負責對經綜合認定符合條件的防貧對象發放保險金。

目前,魏縣已在全縣建設了65家扶貧產業園區,形成了密植梨、雜交構樹、高端紅薯、食用菌四大特色產業,建立了“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村級組織+建檔立卡戶”帶貧模式,實現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產業全覆蓋,確保了有勞動能力的貧困群眾穩定脫貧,初步實現了“鄉鄉有扶貧園區、村村有主導產業、戶戶有增收項目”的目標。

魏縣是中國鴨梨之鄉,鴨梨種植面積20萬畝,年產優質梨果品45萬噸,年產值9億元以上,是去年該縣實現脫貧摘帽的支柱產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