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北京站宝珍-后来建国门街道站东社区工作需要人做

  • 时间:

【多地气温直降10 ℃】

王登旺今年已經96歲,在新中國成立前便已經參軍入伍,朝鮮戰爭爆發後便跟隨部隊參加了抗美援朝戰爭。

今日正逢重陽。我們專門刊發這組退伍老兵的身影,向“退伍不褪色”的老人們致敬。

今年“八一”前夕,記者採訪了多名退伍老兵,他們或在火車站義務指路,或成為最美小巷管家,或者堅守守望崗,或者在社區免費維修……退伍多年,仍然發揮著餘熱。

王來平是從航空兵退伍,1972年入黨,現在是社區黨員義務維修隊隊長。“我的維修工作是從修自行車開始的。我自己原來是修飛機的,一個自行車還能弄不好。”王來平說。

在體育館路社區,有一對退伍老兵夫妻搭檔,為社區服務了很多年。

張廣明告訴記者,他1962年初中畢業參軍,7月在原北京軍區入伍,駐防山西。當年11月份,隨軍前往中印邊界參戰。“過了蘭州以後,下了火車坐汽車,過了乃堆拉山口就參戰了。當時其實也很害怕,不過有老兵帶著,教我儘量隱蔽。”老人回憶。

如今,王登旺是街道數千名安保志願者中的一員,也是安保值班員中年齡最大的。考慮到他年齡較大,志願組組長沒有安排老先生值班,但他看新聞知道有重要活動,社區需要人員值班,便不顧家人的反對,戴上小紅帽和紅袖標、胸卡,拿著馬扎到廣渠門外地鐵口值班。

指路崗亭在北京站東街天橋底下,門口有個牌子,寫著“義務指路”,還貼著一幅雷鋒像。凡是有人問,老人都熱情指路,路線太複雜的,兩位老人還會給寫個便條,讓他們拿著坐車。

指路隊的汪隊長告訴記者,兩人是搭檔,每周四早晨9點到11點會準時出現在崗亭,向敬福會多值半天,周五上午也會到指路隊。“張廣明自己身體也有恙,去年10月份的時候,兩眼都得了白內障,做過手術。他愛人患有阿爾茨海默病,走丟了好幾次了,有時候夜裡在郊區找到。就這種情況下,他還在堅持。”

66歲孫寶珍乾好“良心活” 升任金牌小巷管家

“我家吳玉也是社區志願者,對我工作也很支持,我袖章沒戴,立馬給我送過來。”孫寶珍說,“他對自己要求嚴格,甭管什麼事情,都熱心幫忙。我們以前認識的人,見到我都會問小吳好,我很感動,人一輩子能讓人念叨不容易。”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7月28日,東花市街道,96歲王登旺戴著獎章敬禮。

7月28日,天壇街道郭連城在守望崗值班。

66歲王來平“閑不住”倔老頭修好95個樓門門禁

都市馨園社區是回遷小區,有18棟樓,95個單元門,早在2005年就改造了單元門,安裝了門禁系統。但時間一長,多半門禁系統已經損壞。憑著一股子倔勁兒,王來平開始了“研究鎖”的工作。

汪隊長說,北京站出來的人有各種需求,只要有困難,他們就力所能及地給予幫助。

“開始覺得責任太重大,我肯定乾不了。我覺得這就是一個良心活,儘力而為。每天在體育館西路南段巡街,上午一小時、下午一小時。但有時候,我也會多巡一會兒。”孫阿姨說,有一次她發現馬路邊上一個路燈碎了燈泡,地上一地玻璃碴子,她怕扎了孩子,就給相關部門打電話,很快處理乾凈。去年深秋,體育館西路南段與龍潭路口有四個紅綠燈都壞了,當時下大雨,孫寶珍在雨里一直給各部門打電話,直到有人來處理才回家。

王登旺展示當兵時得的獎章。

因為在職時是一名技術工作者,退休後,高起擔任北京市電工考官,還是一所院校的特聘電器專家,在電工方面有些特長。

孫寶珍1969年底參軍,那時她剛滿16歲。

他用了3天時間走遍18棟樓的95個樓門,分門別類地進行了登記,制訂修理計劃。社區黨委先期給服務隊投入啟動資金300元,作為維修費用。因為資金有限,王來平自己購買了複製器及門禁卡,自己動手,對95個樓門進行維修。

高起今年已經77歲,1966年自原武漢軍區武字二四二部隊退伍,現在西花市南里東區社區擔任電器維修組組長。

“去年在街道辦事處和居委會黨委的幫助、協助下,我帶頭首先組織了小區第一個便民維修小組,從招募志願者、添置工具、建立規章制度,到場地時間安排、廣告標語都做得井然有序。”高起說,便民維修小組的宗旨定為“為小區居民服務”,宣傳普及用電安全知識,同時為小區家庭中的故障電器進行免費檢查,免費維修。小組現有三人,高起是負責人。

當美國空軍發現了這個戰地後方機場,便開始了對機場的定期轟炸。當美軍戰鬥機轟炸離開後,所有的戰士便要抓緊時間,以最快的速度對轟炸後受損的跑道進行修複。後來,美軍戰鬥機轟炸後離開不久會返回進行二次轟炸,可這個時候戰士們正在進行跑道的修複,也因此眾多的戰友都在二次轟炸中犧牲了,包括王登旺所在連隊的指導員。

張廣明1968年退伍。“當時分配時,要我的單位挺多,因為是部隊下來的,很多地方都伸出橄欖枝。後來我去了北京東方紅汽車製造廠,就是現在北京奔馳的前身,一直在那裡工作到2006年退休。”老人說,後來建國門街道站東社區工作需要人做,他就幹了10年社區工作,曾當過社區居委會副主任,2010年擔任黨支部書記,2016年卸任。

“當時是鐵道兵,後來改成了基建工程兵。我們在北京軍區總醫院培訓,然後進行了3個月軍訓,就分到醫院培訓,後來做衛生員。”郭連成說,他去年退休,就開始在社區做志願者。

“那時候環境沒有這麼好,我們就在紅綠燈那裡搬個凳子、椅子在外面指路,颳風下雨我們一直堅持著。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時候,開始改善工作環境,在天橋那裡支了個小屋子。後來條件越來越好。”張廣明說,有的人問遠郊區怎麼走,還有去河北的,他們都要解釋半天。“前不久還有東北人,我給指了路非要給錢,我說我們不要錢,是義務指路。”

今年66歲的王來平家住崇外街道都市馨園社區,是一個“閑不住”的老頭。

7月29日,西花市南里東區社區,高起在社區擔任電器維修組組長。

便民維修小組把用電安全知識普及放在第一位。2015年11月、2016年2月和4月,他們分別組織了三次居民家庭用電安全知識普及活動。

61歲郭連城堅守鄰裡守望崗 成為社區一雙“眼睛”

家住9號樓的郭長志大爺來到辦事處投訴樓下招待所因裝修造成水污染,兩家已勢同水火。王來平知道後,對自來水管路進行檢查,到招待所檢查自來水管路安裝情況,然而並未發現招待所安裝水管路有問題。於是,又入戶排查。經過檢查,發現是郭大爺自家壁掛爐水截門給壁掛爐供水後未關閉而造成在不用水的情況下,暖氣管道水倒流,造成水污染,與招待所無關。這不,又解決了爭端,又找到了問題根源。郭大爺對此非常滿意。

目前,社區所有的防盜門都已經恢復使用,並且不怕壞。王來平說,這東西就是個損耗用品,壞了沒關係,修就是了。

“我跟社區說,我退休了,社區有事就儘管安排。從去年開始,我在橋灣地鐵站附近鄰裡守望崗站崗,只要是需要就會過去,每天上午兩個小時,下午兩個小時。”郭連成說,社區守望崗就是社區的一雙眼睛。近來治安明顯變好了,去年有偷電動車的,今年居民都不用把電瓶拎上樓了。

張廣明說自己指路幹了快20年了,是第一批最早的4個人之一。

83歲向敬福 75歲張廣明退伍老兵搭檔北京站義務指路十餘年

後來,社區里的空巢老人家裡門壞了、燈壞了、鎖壞了,都找王來平修,已經成了習慣。

96歲王登旺九旬安保值班員主動值守地鐵口

7月28日,向敬福(左一)和張廣明(左二)在北京站為乘客指路。

“我去的是解放軍衛校,後來在總參三部工作過一段時間,因為身體不好,很快被分到地方。在四川什邡的時候我們居住在山溝里,我一到春天就因為過敏渾身長疙瘩,只好複員了。”孫寶珍說。

現在崗亭服務增多,不僅有指路,還正在向服務性轉變。

7月29日,興隆都市馨園社區,王來平正在為社區居民磨刀。

老人說,自己開始覺得非常沮喪和失落,因為他們也都是抱著視死如歸的信念來到朝鮮,可到達戰場後並沒有被安排到戰鬥最前線,因此每個人都在所難免感到十分失落。但他也沒有因此抱怨,在空軍機場奉獻自己的力量。

2017年8月,孫寶珍成為體育館路街道的小巷管家。今年4月,體育館路街道召開2018年社區工作暨小巷管家總結表彰大會,她被評為金牌小巷管家。

“北京站周邊之前有很多電話亭,現在手機普及,基本都拆了。一些沒帶電話的人,就會找到我們,我們就會幫他們打電話。長途旅行會出現手機沒電的情況,我們也準備充電寶,滿足了一些旅客的需求。指路亭里備了開水,可以給旅客沖泡麵和奶粉。因為北京公交不設找零,我們就準備了零錢,可以用手機支付跟我們兌換。”汪隊長說。

7月28日,孫寶珍和丈夫吳玉展示“光榮之家”牌子和金牌小巷管家榮譽證書。

“有一位居民送檢一個接線板,我們發現導線絕緣老化、導線外漏,後經宣講,這是非常危險的,極易引發人身觸電和電器火災,經居民同意我用鉗子將接線板剪壞,減少了事故的發生率。還有一位居民送來的電高壓鍋損壞嚴重,我們耐心對居民規勸,講解利害關係,不要為省倆錢出現大事故,該居民知道後保證不再使用,消除了一次事故隱患。”高起說。

王登旺說,“我對這裡很熟悉,一直在這裡值班,地鐵口流動人員較多,問路等人員較多。”記者採訪期間,只要過往行人有問路的,王登旺都會一一解答、指路。

在北京站北廣場,有一個志願者崗亭,每天義務提供指路、咨詢服務。在指路隊伍中,有兩名退伍老兵,已經義務指路十餘年。

便民維修小組維修的東西小至接線板、手電筒,大至洗衣機、微波爐、淋浴用的電熱水器,更多的則是電磁爐、電飯鍋、電餅鐺等。“真是五花八門什麼都有,甚至還有人求我們修雨傘。我們只提供檢查故障,無法提供形形色色的零部件。但我經常利用閑暇時間替居民墊錢購買零件。最少的是一毛錢的一個電阻,最多的是微波爐50元一個的磁控管。修好之後,居民再把錢還我。修好之後,居民說比送外面修放心多了。”高起說,六號樓一位賈姓居民年逾八十,求助檢修,他們只花了1元錢換了一個熱熔保護器,修好了一個電壓力鍋,花了2元錢換了一個開關,修好了一個電涮鍋,賈師傅非常感謝他們,還讓孩子抽空給居委會寫了感謝信。

郭連城1958年9月出生,1976年入伍,當兵6年,在北京市基建工程兵北京指揮部醫院。

77歲高起組織便民維修小組居民連贊“放心”

王登旺所在的部隊並沒有被安排到戰爭的最前線,而是被分配到了待修建的戰地機場,參與志願軍空軍機場的修建。

向敬福今年83歲,入黨已經60多年,參加過抗美援朝,是指路隊元老,2007年4月組建時就是最早參加的。張廣明也已經75歲,曾經參加過對印自衛反擊戰。

社區18號樓有五名年過九旬的老人,但是由於樓門臺階太高出入極為不便,王來平知道了,便找來了施工隊,申請由街道出資,和大家一起為95個樓門都安裝上了樓梯扶手,為了防滑,還找來布條給每個扶手都裹了起來。

回到北京後,孫寶珍被分配到國家體委上班,在食堂工作,在那裡她認識了自己的愛人吳玉,“我親愛的比我早一年參軍,去的是原38軍。”說起兩人認識的過程,孫寶珍仍滿臉洋溢著幸福,“我家先生最初在崇文區武裝部工作,後來分到國家體委,我在運動員食堂,他在司機班。我們在體委工作的戰友經常串門,就互相認識了,覺得兩人心意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