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教育扶贫-”看着和自己女儿一样大的小杨柳

  • 时间:

【王思聪再被限制】

“楊柳是我的驕傲。要說有什麼訣竅,就是多鼓勵她,發現她的優點。比如她學習認真努力,懂事體貼,幫媽媽分擔家務,我會在全班同學面前誇獎她。”說起這些,鄭福麗充滿了成就感。

打開楊柳心扉的,是一件連鄭福麗都忘了的小事。“當時,我們看班裡男生打籃球賽,突然下大雨,全身都淋濕了。鄭老師看到後就把我和她的女兒一起帶到辦公室,把頭髮擦乾,衣服也吹幹了。我想,原來鄭老師把我當自家娃一樣。”

周邊交通:佛坪地處陝西省南部,距西安200公里、漢中140公里。西安至成都高速鐵路在縣城設站,到漢中30分鐘,到西安40分鐘,到成都3小時。

初中三年級的楊柳和同學一起,爭取到了藝術節演出的機會。這樣落落大方、勇敢自信的舉動,換作兩年前,楊柳怕是想都不會想。

本期統籌:蔣雪婕《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4日02 版)

在給鄭老師的信里,楊柳寫道:“我們年輕,我們青春,就像天空中最閃亮的啟明星,以後生活中不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要相信自己是天空中那顆最亮的星。”

2013年底,楊柳家被識別為貧困戶。“通過公益崗位、政策幫扶,還有家裡的出租房,收入慢慢增加,日子好過一些了。”胡春雨說。

脫貧檔案佛坪縣2018年通過國家評估驗收,脫貧摘帽。2018年末,全縣建檔立卡貧困戶2652戶7927人,未脫貧戶154戶188人,貧困發生率0.7%,脫貧戶人均純收入達9533元。

“每當我迷失在黑夜裡,夜空中最亮的星,請指引我靠近你。”歌聲從陝西佛坪縣初級中學的舞臺傳來。

摘帽以後舉措:每名貧困戶學生建立扶貧檔案,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一檔到底,所在家庭即使在這個過程中脫貧,學生依然享受教育扶貧的各項優惠政策。

“鄭老師總鼓勵我向姐姐看齊,她學習很好,今年已經大四了。”提起姐姐,楊柳充滿了羡慕。

17年前,楊柳還未出生,她爸爸突然身患重病,小康之家一夜致貧。那時還沒有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家裡積蓄很快花光。最苦的日子,連春節口糧都是在商店里賒欠的。

2017年,縣裡給每名貧困戶學生建立扶貧檔案。除了享受義務教育“兩免”以外,楊柳還收到了5500元的社會和學校資助。2017年底,家裡脫了貧。

不僅如此,剛升入初中的楊柳還遇到了自己的“一幫一”老師——班主任鄭福麗。根據佛坪教育扶貧政策,學校必須確保每名貧困生有教師“一幫一”,從學習輔導、心理疏導、親情關懷、安全關愛、就業指導等各方面提供關懷,解決生活、學習困難。

之後,鄭福麗經常讓楊柳到自己家,和女兒一起做作業,給她檢查,遇到錯誤立即講解糾正。每個月,鄭福麗都會家訪,講講國家的扶貧政策,還有楊柳的學習狀況。“楊柳的父母也很重視教育,他們想讓自己的兩個女兒都考上大學,這樣才能改變命運。”

扶貧產業:旅游,食用菌,冷水魚,山茱萸、天麻、豬苓等藥材。

說起彼時習慣於躲在角落裡的女兒,媽媽胡春雨總有一份愧疚。“孩子從生下來就很少感受家庭的陽光,形成了多愁善感、內向的性格。”

“經濟上,問題不大了,就是不自信。”看著和自己女兒一樣大的小楊柳,鄭福麗想走進她的內心世界。但楊柳對老師有些抵觸。那一年,楊柳爸爸接受了第五次開顱手術。媽媽忙著照顧爸爸,沒時間管她。擔心被同學瞧不起,加之貪玩,楊柳在開學後沒多久的測試中成績很靠後。“就更自卑了。”楊柳回憶。

打卡熱點:長角壩鎮沙窩村、西岔河鎮耖家莊水稻公園、熊貓谷景區。

辛勤的澆灌,讓楊柳內心的希望發了芽。性格點亮了,學習也進步了。現在,楊柳的成績穩穩排在全班第二。“現在鄭老師總鼓勵我超過第一名,”小楊柳狡黠一笑,“第一名就是她的女兒熊玉涵呀。”

政策亮點:實行輟學報告制。加強義務教育階段中小學校學生管理,隨時掌握學生在校情況,對48小時未到校又未履行請假手續的學生,一經發現學生輟學,立即向學生所在地鄉鎮政府和縣級教育行政部門報告。目前,全縣義務教育階段入學率達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