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美国经济-美国商务部近日公布的数据可能并不意味着经济衰退即将来临

  • 时间:

【陨石坠落吉林】

報道稱,當前,美國人消費正在放緩。有人擔心,企業投資疲弱,獲利增長乏力,可能會抑制企業繼續招聘更多員工的能力,且削弱消費者支出。

文章介紹,特朗普不斷攻擊美聯儲,註定會引發一個對自身獨立性極為看重的機構的憤怒反應。但是,如果央行要保持獨立,它們就不能打政治牌。抵禦政客們幾乎每天對國家經濟造成的傷害,絕對是美聯儲以及英格蘭銀行的責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已經開始直接談論特朗普的貿易政策所造成的損害。但鮑威爾也肩負著履行職責的義務。

7月份消費者支出數據被小幅下修。

預測人士對2019年下半年經濟增長的預測也有所下調,預計美國經濟產出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分別增長1.82%和1.77%。這些數字低於9月份的調查,當時調查預測的增長率分別為1.92%和1.81%。

報道認為,每周工時縮短,是經濟衰退可能山雨欲來的最新凶兆。之前已顯現其他警訊,包括:短期債券收益率攀升至長期利率以上,顯示交易員看淡經濟前景;據金融數據軟件公司的資料顯示,標普500指數成分股公司利潤已經連續兩個季度下滑;上月製造業指數呈現2016年來首見的景氣萎縮。

事實上,關於美國經濟前景,除了斯蒂芬·加拉格爾的分析外,部分數據亦顯示出一些端倪。

斯威特說,工時下滑若只是短期現象,就還好;若這情況持續到明年,就不妙了,畢竟消費者支出是驅動美國經濟成長的主力。他說:“如果這種勢頭開始減弱,我們就會遇到問題。”

文章認為,從本質上說,股票風險更高,但它們能帶來利潤和股息,因此與利率固定的債券相比,股票防範通脹的效果更好。在英國市場上,二者的收益率之差發生逆轉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現在美國也出現了這種情況,甚至30年期美國國債的收益率也低於標準普爾500指數的股息收益率。這就太不正常了,使收益率之差回到了上世紀30年代的水平。我們都知道那個十年與什麼有關。

報道稱,本月美聯儲維持美國長期增長率預測。耶倫認為,這個預測值顯示美聯儲高估美國經濟增長能力。耶倫9月27日在一場會議中說:“這其實是很樂觀的預測。”

但研究刊物《Liscio Report》的聯合編輯、勞動力市場分析師菲利帕·鄧恩說,“如果很難找到工人,雇主應該給現在的工人更多的時間,而不是更少。”

然而目前的數據卻並不盡如人意。據彭博社9月5日報道,9月5日數據顯示,美國勞動力市場喜憂參半,貿易緊張局勢和全球經濟疲軟令幾個就業指標傳遞出了矛盾信號。

美國羅申美國際會計師事務所首席經濟師約瑟夫·布魯休拉斯說:“2%的經濟增速對經濟學家來說還不錯,但是對總統而言,卻無異於衰退。”

加拉格爾一直警告說,自2016年以來,利潤受到緩慢擠壓。

報道介紹,消費支出占美國經濟活動的三分之二以上,上個月微幅上升,休閑用品和汽車支出的增長被餐館和酒店支出的下降所抵消。

她表示,從人口結構來看,近年來美國人口增長減緩,以致勞動力增長率低,不像上世紀80年代因有女性踴躍加入,而使勞動力大增。

【延伸閱讀】美媒:美國經濟陷入“疲勞”狀態

報道稱,美國自動數據處理公司5日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新增就業人數創下四個月來最高水平,超過預期。勞動部表示,每周提交的失業救濟金申請人數變化不大。而另一方面,服務業就業降至兩年多來低點。根據人力資源公司查林傑-格雷-克裡斯馬斯職業介紹所的月度報告,企業因“貿易困境”而計劃減少10488個職位。這是貿易因素首次出現在該報告中,顯示出美國關稅政策對勞動力市場的影響。

資料圖片。(新華社)【延伸閱讀】美國拉響經濟衰退警報後,這一情緒正在全球蔓延……

圖為交易員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工作。新華社/路透

報道指出,工時萎縮最令人擔心的是,可能預告就業成長將減速,甚至經濟衰退。這是因為企業在縮減招聘或大舉裁員之前,通常會先縮減現有員工的工時,例如減少加班,或縮減非全職員工的工時。工時縮減也意味許多美國人每周領的薪水縮水了,可能迫使他們縮減支出,不利經濟成長。

參考消息網9月29日報道 境外媒體報道稱,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美國8月消費者支出幾乎沒有增加,企業投資仍然遲滯,促使經濟學家下調第三季經濟增長預估。

報道稱,美國勞動部的月度就業數據會提供全局視角,看出哪些工作被創造、哪些工作在消失,但不會說明原因。道瓊斯經濟學家預計,繼7月份美國非農部門增加了16.4萬個就業崗位之後,8月份該指標增幅或收窄至15萬人,不過失業率有望保持在近50年來低點的3.7%。但薪資增速可能降溫。

不過,一些經濟學家淡化每周工時下降的重要性,如高盛就指出單月數據變動較大,7月降幅可能只是一時現象,反映當前的不確定性和經濟增長減緩,未必預示著招聘人數的減少。高盛認為,一旦雇主確認衰退警鈴只是虛驚,且貿易戰和全球問題未造成10年經濟擴張脫軌,就會在未來數月增聘人手。

耶倫指出,勞工教育水平提升有助提振經濟增長,“只是現在攀升速度……已不像以前那麼快”。

製造業和農業目前顯然面臨困境。製造業已經陷入衰退,而上周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情況很可能在惡化。今年8月,大約半數製造業部門出現問題。美國供應管理學會報告顯示,到9月份,超過八成製造業部門陷入萎縮,裁員現象開始出現。

報道稱,近日,美聯儲進行今年內第二次降息,理由是美國經濟正面臨持續的風險。美聯儲在7月份進行了2008年以來的首次降息。

英國RSM咨詢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喬·布魯塞拉斯說:“有理由這麼說:工作時間減少是整體就業放緩的先兆。”

據《今日美國報》網站9月5日報道,美國7月周工作平均時間降到34.3小時,不僅低於3月和一年前的34.5小時,更是2017年初以來最低水準。工時降幅最深的是工資較低的計時勞工。

路透社8月27日報道,“在兩年期/10年期國債收益率曲線上,倒掛情況更加嚴重。如今,很難將倒掛歸咎於某一個具體的因素——儘管這可能是導致市場普遍避險意識的因素之一。”美國蘇格蘭皇家銀行證券公司宏觀策略師布賴恩·丹傑菲爾德表示。

同樣,英格蘭銀行完全有權指出英國脫歐可能給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但同樣地,它也必須竭盡全力對抗這些負面影響。不這樣做等同於一次大規模的政治干預,而且肯定會破壞其作為一個獨立的貨幣管理機構存在的理由。

報道稱,加拉格爾說,利潤率是商業周期動力的關鍵。當公司的利潤豐厚時,它們就能隨心所欲。但當利潤微薄時,經理們一看到危險跡象就削減成本。

英國凱投國際宏觀經濟咨詢公司美國問題首席經濟師保羅·阿什沃思說:“雖然就業崗位增速(以及宏觀活躍度)有所下降,但經濟並未崩潰。”

圖為交易員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工作。新華社/美聯

圖為在美國華盛頓拍攝的白宮外景。新華社發

美國經濟的這些痛點主要源於兩個因素:特朗普的貿易戰,以及大幅放緩的海外增長。沒人知道貿易戰將在何時結束,所有的不確定性迫使工商界縮減開支。今年二季度企業投資出現下降,從初步跡象來看並沒有複蘇的意思。

參考消息網10月7日報道 外媒稱,美國製造業和農業目前顯然面臨困境,製造業已經陷入衰退。

世界大型企業研究會近日發佈的一項調查顯示,9月份消費者信心大幅下降。

穆迪分析公司經濟學家瑞安·斯威特說,造成經濟減速的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總統與中國的貿易戰不斷升級,全球經濟動蕩以及對英國脫歐的擔憂。斯威特說:“貿易展望不明,企業不確定會發生什麼,所以正在縮減支出。”

報道稱,至於工時下滑只是一時現象,還是又持續到8月?美國8月非農就業報告將會揭曉。

參考消息網10月12日報道 外媒稱,美股近期劇烈波動,但依照9月的走勢來看,許多華爾街分析師還是認為,美股能繼續保持牛市。不過,法國興業銀行(601166,股吧)首席美國經濟學家斯蒂芬·加拉格爾依然看衰美股,認為經濟衰退將在2020年到來,主因就是美企獲利動能大不如前。

另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博客,微博)》10月10日報道,三分之二的經濟預測機構在調查中說,美國製造業處於衰退之中,預計2019年下半年的總體增長將進一步放緩。

美聯儲對美國經濟太樂觀?另據臺灣《經濟日報》9月28日報道,美聯儲前主席耶倫近日表示,基於人口、教育和生產力三大因素,美聯儲對美國長期經濟增長的展望可能過於樂觀。

但就在最近,一個同樣令人關註的指標開始亮起紅燈。這個指標涉及債券和股票二者的收益率之差。在戰後的大部分時間里,股票的收益一直低於債券。

且不論美國就業崗位是否增加。《今日美國報》認為,當下的問題是:縮減工時意味許多工人領到的工資縮水,連帶會影響他們的生活支出。7月美國民間企業員工的平均時薪年增幅為2.6%,比一年前的3.1%縮小。

不過,這樣的局面是否足以幫助特朗普總統在2020年大選中取得優勢,仍然不得而知。

報道稱,8月27日,日元兌美元上漲,此前一天曾觸及兩年半高點。其他方面,歐元兌美元微跌,但脫離稍早低點。

報道稱,不過,美國經濟總體而言似乎還不錯。消費支出占經濟總量的70%,狀態依然良好。消費者信心已經從一年前的創紀錄高位滑落,但尚未滑入警戒區域。醫療、科技、商業等行業的狀況依然不錯,每月仍可提供大量新增崗位。就連今年一度萎靡不振的住房銷售也開始恢複活力,這一跡象再次說明美國人還是願意打開錢包、花重金購買大件商品的。

報道稱,這種解讀可能令許多人訝異,因為美國失業率降到近50年來最低點,許多雇主仍在抱怨招不足人手。

報道介紹,美聯儲有可能大刀闊斧地降息,以防止經濟全面衰退。雖然降息對於解決利潤率下降的問題不會有太大幫助,但它將減輕許多過度杠桿化的公司和消費者的償債負擔。

參考消息網8月29日報道 外媒稱,日元兌美元匯率8月27日上漲,促使投資者轉向避險資產,導致美債收益率曲線進一步倒掛。反映市場對整體經濟健康狀況看法的風向標——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下跌速度快於兩年期國債收益率,加劇了兩者之間的倒掛走勢。這一被廣泛接受的經濟衰退指標對美元構成了壓力。

報道稱,受貿易戰影響最直接是製造商,7月每周平均工作時間降幅最大,從一年前的41個小時減少到40.4小時。與此同時,汽車製造商受到了汽車銷售放緩的打擊。

據美國市場觀察網站(Marketwatch)10月9日報道,斯蒂芬·加拉格爾在華爾街經濟學家中脫穎而出,因為他是願意公開預測2020年經濟衰退的為數不多的人之一,也因為他沒有把責任歸咎於推文、特朗普或關稅。

報道稱,加拉格爾認為:在美國衰退之前,企業利潤率通常會下降。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網站10月4日報道,幾乎所有指標都顯示美國經濟正在減速,但並未陷入崩潰。也許一個很好的比喻是,現在的美國經濟就像大多數人剛剛運動後的狀態:疲勞,但還走得動路,還能繼續做事情。

“總的感覺是,我們在很多方面仍然存在不確定性。”丹傑菲爾德稱。

美國人消費正在放緩據路透社9月27日報道,儘管,美國商務部近日公佈的數據可能並不意味著經濟衰退即將來臨,但數據也顯示,8月核心通脹同比升幅升至七個月最高,經濟學家表示,這可能使美聯儲處於困難的境地,美聯儲尋求維持有記錄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經濟擴張在正軌上。美國經濟擴張目前來到了第11年。

膽大者認為這不是一個警告,而是一個股市買入的機會。股票的回報率高於債券?為什麼不喜歡?遺憾的是,還可以從一個更令人沮喪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如果經濟衰退逐漸迫近,現有的股息支付方式可能是不可持續的。

參考消息網9月9日報道 美國人每周工作時數減少,經濟學家警告,這對美國就業市場和經濟都是令人憂心的徵兆,可能是另一個預示經濟衰退將至的警訊。

經濟增速從2018年接近3%的水平下降到如今接近2%。2018年月均新增就業崗位達到22.3萬個,而今年到目前為止僅為16.1萬個。工資還在增長,但增速為一年多以來最低。

加拉格爾認為,美聯儲今年會再一次降息(很可能在本月底),然後在2020年初經濟衰退時再四次降息。

報道認為,由於難以量化貿易中斷帶來的後果,所以這些數字非常重要,它們證明特朗普的貿易戰正在傷害一些公司。尤其是,就業市場一直是美國經濟強勁的一個源泉。

“我們仍預期美聯儲將在第四季降息,但將疲軟的消費者支出、企業投資數據以及略微反彈的基礎通脹加以權衡,無疑會將美聯儲引向相反的方向。”富國證券資深分析師蒂姆·昆蘭表示。

加拉格爾預計衰退將相當溫和。除了需要糾正企業債務某些部門的過度杠桿外,他認為幾乎沒有其他不平衡。

威斯康星州只有一個縣的失業率低於一年前,這很能說明問題。其他所有縣的失業率都上升了。艾奧瓦州情況類似,65%的縣的失業率出現上升,即使上升的起點不算高。但需要註意的是,在全美失業率下降的大背景下,一些地方的失業率卻呈現上升趨勢。

報道稱,這些產業在美國整體經濟中的比重並不大。但是從政治角度講,這些產業在一些重要的搖擺州居於核心地位。特朗普的支持率在艾奧瓦州、威斯康星州等地大幅下滑,或許並不令人意外,因為上述行業在這些州仍然至關重要。

斯威特說,貿易戰相關不確定性已蔓延到服務業,顯示企業擔心美國對中國貨加徵關稅將推升消費者物價。

報道稱,在最近幾天進行的一項經濟調查中,65.3%的私營部門預測者說製造業處於衰退之中,或者說連續兩個季度或更長時間處於收縮狀態。

【延伸閱讀】美國經濟衰退指標加劇,美元已感到壓力……

文章稱,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前成員比爾·達德利近日在一篇文章中敦促美聯儲不要救援一直在貿易政策上作出糟糕決策的美國政府。

該調查統計了2018年以來與“關稅”密切關聯的裁員公告數量。2018年為798例;到今年8月,總數達到2076例。

報道稱,在經濟學家眼中,這樣的形勢被描述為“不錯”,但算不上“很棒”。許多人盛贊美國經濟已經擴張十年以上,創下歷史紀錄。美國官方失業率降至3.5%,創下半個世紀以來的最低點。就業崗位數量創紀錄地保持108個月增長,許多少數族裔婦女在就業領域取得歷史性進步。

【延伸閱讀】美媒分析:美國經濟衰退或已出現“最新凶兆”

美國非金融企業的利潤率在2015年達到峰值,占總增加值的15.2%,在最近一個季度降至10.9%。

參考消息網9月3日報道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9月1日刊載題為《經濟悲觀主義的浪潮或將吞沒一切》的文章稱,但凡目之所及,幾乎處處可見經濟上的悲觀情緒,其中尤以英國為甚。然而,陰霾並不局限於英國。英國的情況只是折射出更大範圍的全球經濟放緩。如果說衰退尚未在官方數據中顯現出來,那麼只消看看債券市場就知道了:在過去一年的大部分時間里,債券市場一直在高喊“做好準備”。

【延伸閱讀】美國經濟面臨風險?最新“證據”來了——

文章稱,在德國,政府債券收益率已經轉向負值區間。而在美國和英國,政府債券收益率再次下跌,接近創紀錄的低點。收益率之所以會如此之低,是因為投資者認為,官方利率和通脹率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繼續保持在極低水平。這種假設與經濟增長將保持在健康水平的情形是不匹配的。由於擔心衰退,所有人都把註意力放在所謂的“收益率曲線倒掛”上——即長期債券收益率低於短期債券收益率。它傳遞出的信息是,未來的利率將比現在更低。

報道稱,特朗普曾發誓要讓經濟增速突破3%(甚至4%到5%),但他尚未如願。事實上,就在特朗普即將迎來2020年選舉之際,美國經濟與奧巴馬執政末期的狀態非常相似,而當時的經濟狀態被特朗普斥為“疲軟”:有一定增速,但談不上出色,而且製造業陷入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