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良镛规划-“城镇化发展重点专项规划”亦使用“人居环境”思想提出:“要以创造良好的人居环境为中心

  • 时间:

【印度宣布登月失败】

針對1980年代城鄉發展矛盾與問題,他在1993年中科院一次報告會上提出“人居環境學”。即,不單一地研究“房子”,而是以人為核心,將人類聚居作為研究對象,綜合研究人與環境的關係,以更好地建設符合人類理想的聚居環境。

資料圖:吳良鏞。中新社發 杜洋 攝

回國過程頗為艱難,他先乘船到香港,再轉鐵路。“到了深圳,吃到一碗放著香腸的熱米飯,感覺真是回到祖國了。”吳良鏞笑說。

中新社北京9月13日電 題:服務國家近七十載,願築廣廈千萬間——訪吳良鏞院士

從新中國成立之初北京市一樓一地的規劃設計,到唐山震後修複規劃,中關村科技園規劃,長三角、滇西北、京津冀區域發展探索,三峽庫區考察、2004年北京總體規劃修編……吳良鏞近70年的工作足跡,幾乎是新中國發展前行的縮影。

著名的菊兒衚衕改造,在不改變原有院落體系的情況下“有機更新”,打造古都新貌。主持設計曲阜孔子研究院,創造出內蘊書院氣氛、發揚傳統“畫捲之美”的建築。吳良鏞的設計理念,亦成為後輩創造中國建築新境的範本。

吳良鏞說,有一日,工人們修整中央大學建築系被暴風雨掀走的系館屋頂,歌聲不斷。後來,一位工人觸高壓線身亡,屋頂上頓時沉寂。那時期,他讀到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深有感觸。目睹山河破碎、百姓流離失所,“人居之夢”於懵懂中萌發。

作者 李晗雪1951年,29歲的吳良鏞應梁思成、林徽因之召,自美歸國,投入新中國的建設。人民英雄紀念碑設計、北大清華擴建、國慶十大工程、長安街規劃……自百廢待興的年代至今,已近七十年。

建築與城市規划上的傑出貢獻,使吳良鏞先後獲得“世界人居獎”“國際建築師協會屈米獎”“亞洲建築師協會金獎”“陳嘉庚科學獎”等國內外榮譽。2011年,吳良鏞獲中國科技界最高榮譽——“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2018年,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吳良鏞被表彰為100位“改革先鋒”之一。

(新中國70年)人物誌:服務國家近七十載,願築廣廈千萬間——訪吳良鏞院士

這位一生追逐“人居之夢”的建築家已近百歲,人生似乎圓滿。問及是否還有關心的問題,老人緩緩地說:“方方面面我都關心。這不在於我個人興趣,老百姓人居環境還有什麼問題,我就會繼續關心下去。”(完)

吳良鏞回憶,匡溪的學習生活靜謐而充實。新中國成立後,林徽因一封信促使他緊急回國。

人居環境學的思想,運用到了城市規劃、京津冀等區域發展規劃、三峽工程等巨型工程涉及的人居環境研究中。2001年,《國家“十五”重點專項規劃》中,“城鎮化發展重點專項規劃”亦使用“人居環境”思想提出:“要以創造良好的人居環境為中心,立足當前、註重長遠,全面提高城鎮生態環境質量。”人居環境學的思想,在近幾十年的中國城鎮化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近日一個暖風吹拂的下午,這位97歲的城市規劃及建築學家、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兩院院士吳良鏞在清華園北邊的家中接受了中新社記者專訪。扶著助步器緩緩來到客廳,他雖行動不便,但滿面笑容,目光和藹明亮。

在重慶期間,吳良鏞受到梁思成賞識。抗戰勝利後,應梁思成之邀,他前往北京協助創辦清華建築系;1948年,在梁推薦下,赴美國匡溪藝術學院隨建築大師小沙里寧進修。

吳良鏞1922年出生於南京。“七七事變”後,一家人因逃難分散。他隨哥哥到了重慶,在重慶中央大學就學。

“林先生在信中說,國內形勢很好,百廢待興,要我趕緊回國,參加新中國的工作。”當時,吳良鏞將信件告知小沙里寧,小沙里寧說:“這取決於你未來的事業放在東方還是西方。”吳良鏞說,這句話讓他做出了自己的人生抉擇。

建設之外,“人居之夢”一直指引吳良鏞在理論上求索——怎樣的觀念和方法論才是更美好居住環境的建築學?

看到廣州經歷戰亂的破爛不堪,吳良鏞更明白“百廢待興”的時代召喚。同時,他受到國內方方面面的歡迎,被聘為中華民主青年聯合會代表,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央領導接見。吳良鏞說,回國後真是“心花怒放”,隨之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而後,吳良鏞以人居環境學為理論指導,主持撰寫了1999年國際建築師協會第20屆世界建築師大會《北京憲章》。《北京憲章》得到國際建築學界認可,以四種語言發表,成為指導建築界此後發展的重要理論綱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