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記者他們-与示威者观点不同的人会在社交媒体上被暴徒一方「起底」

  • 时间:

【大理洱源发生地震】

綜合《澳洲人報》、德國之聲網站、海外網報道:在持續5個多月的修例風波中,香港暴徒的暴力行徑不斷升級,這也讓越來越多本與其站在同一邊的外國記者清醒過來。「真相是會傷人的」,澳洲主流媒體《澳洲人報》近日發文稱,由於近來一些外籍記者如實報道與香港示威活動有關的極端暴力行為,他們在社交媒體上遭到了暴徒的惡毒攻擊,甚至是死亡威脅。

虛假信息武器化「(在此之前)我在香港從未見到過如此惡毒地將虛假信息武器化的做法。我們在世界各地的社交媒體上看到,如果不認可他們固有的政治偏見,他們就會拒絕承認基本事實。」奧瓦迪亞在他的社交網站發文說。對於奧瓦迪亞關於香港虛假新聞盛行的看法,托馬斯也表示贊同。

《澳洲人報》此前還發布過一篇題為《香港街頭,正被暴徒示威者統治》的文章,作者正是托馬斯。文章提到,一些媒體一直在用充滿傾向性的報道袒護和掩蓋暴徒的暴行。香港有良好紀律的警隊正被示威者和一些擁有影響力的本地和國際媒體說成是「公眾的敵人」,但暴徒現在才是香港的敵人,只是很少有人敢說出來罷了。

德國《世界報》日前發表題為《示威者會敗於自身的暴力嗎?》的文章。文章指出,雖然香港區議會選舉已經結束了,但是警察和示威者之間的角力仍將繼續。有學者認為,暴力衝突不但會讓事件拖延的時間變得更長,同時和和平運動相比,取得成功的希望也會變小。文章引述哈佛大學政治學家切諾韋思的研究指出,非暴力政治運動中最終取得成功的案例佔比為53%,而暴力抗爭獲得成功的比例僅為26%。

托馬斯提到,與示威者觀點不同的人會在社交媒體上被暴徒一方「起底」。「他們的恐嚇策略包括在論壇上發布與你身份有關的詳細信息。對他們來說,事實並不重要。這是一場輿論戰,如果他們選擇你為攻擊目標,還會勸其他人一起攻擊你。」

52歲的赫德利.托馬斯曾於上世紀90年代在香港擔任記者,他目前是《澳洲人報》的全國首席記者,精於司法、犯罪和政治有關的調查報道。他表示,那些把暴徒描繪為「勇敢自由鬥士」的故事會被他們那一邊的人「貪婪地獲取」。「但是,當你關註的暴力行徑破壞公私財產、交通系統和學校被迫關閉、並造成數十億經濟損失這些議題時,他們就變得無法忍受了」,托馬斯說,「我們談論的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恐怖主義─一些中學生、大學生以及暴力分子製造了成千上萬足以致命的汽油彈和燃燒瓶。」

圖:奧瓦迪亞(左)因幫助馬蹄露(右)被威脅\網絡圖片

觀點不同者被暴徒起底《澳洲人報》在文章中表示,托馬斯不是唯一一個感受到香港暴徒醜惡報復的記者。就在上個月,澳洲七號網的記者羅伯特.奧瓦迪亞因為幫助被暴徒毆打的香港女演員馬蹄露而面臨艱難處境。奧瓦迪亞說,自己的舉動竟導致他收到大量批評和無數的死亡威脅。他所在的澳洲七號網的記者和工作人員也一直受到激進抗議團體的威脅。

奧瓦迪亞還指出,諸如《蘋果日報》等反對派媒體甚至故意斷章取義地編輯篡改視頻,以改變人們對事件的印象。「我看到他們說香港警察『毆打抗議者』,還說『有秘密警察開火』,但他們毫無證據。如果有證據的話,我們會不帶恐懼和偏向地進行報道。」奧瓦迪亞說。《澳洲人報》也提到,外國記者所報道的事件版本引發了一些香港當地人的共鳴,他們對暴徒現在造成的破壞和危險感到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