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控制-利比亚从「稳定绿洲」成为「恐怖主义」和「难民危机」的输出地

  • 时间:

【深圳一大厦晃动】

除了輸出恐怖主義外,利比亞的連年動亂導致200萬人流離失所,他們大部分湧向歐洲,許多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難民也趁利比亞局勢混亂、無人管制,取道利比亞偷渡歐洲。這給歐洲帶來了難民危機,造成社會問題,也直接導致民粹主義興起,逐漸改變歐洲政治版圖。當時積極空襲利比亞的西方國家,不知是否想像過他們投下的炸彈,最終會反彈到自己身上。

圖:受西方支持的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今年5月與「國民軍」交戰 \法新社

但此後,由於前卡扎菲政權高級將領哈夫塔爾領導的「國民軍」勢力逐漸增強,控制了東部、中部、南部主要城市及部分西部城市,且哈夫塔爾不滿和解方案中交出軍權的要求,他在今年4月因此突然撕毀和解協議,向首都發起攻擊,計劃武裝奪權。當時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正好身處的黎波里協商調停事宜,「國民軍」的進攻讓他只好匆匆離去。

但這一切在2011年戛然而止。卡扎菲政權垮臺後,該國石油出口急劇下降,由戰前每天160萬桶,降至目前30萬桶左右,這使利比亞每天損失1300萬美元。當地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在是無政府狀態,沒有警察,沒有公共服務,首都的黎波里的路燈無論紅綠,都沒人在意。廢棄的污水處理廠任由糞水直接流到地中海裏,居民把自家垃圾運到荒廢的軍營。利比亞日漸淪為經濟困難的「失敗國家」或「半失敗國家」。

從政治角度看,利比亞中央政府垮臺導致全國陷入持久內戰。利比亞主要由的黎波里塔尼亞、昔蘭尼加和費贊三大部分組成,彼此聯繫並不緊密。在群龍無首後,昔蘭尼加、費贊等地區謀求自治傾向越來越明顯,還謀求控制本地區的石油生產和出口,由此嚴重殃及利比亞經濟命脈石油的生產和出口。

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示範效應下,利比亞民眾起身抗議,希望爭取更大權益,不料卻引發西方武力干涉和本國政權垮臺。利比亞也因此陷入曠日持久的內戰,人民流離失所,經濟全面倒退,極端恐怖勢力也趁機冒起。利比亞從「穩定綠洲」成為「恐怖主義」和「難民危機」的輸出地,又引發了歐洲的社會政治問題。當時積極空襲利比亞的西方國家,不知是否想像過他們投下的炸彈,最終會反彈到自己身上。\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田文林

另外,利比亞境內有上百個部落,民眾效忠對象沿著「家庭─部族─部落聯盟─國家」的方向依次外擴,越往外忠誠度越差。一般來說,在部族國家進行有效統治,唯有實行強有力的中央集權。卡扎菲的強人統治雖然毛病不少,但他巧妙地維持了各個部族之間的平衡,保證了國家秩序穩定,使政府有能力提供各種公共產品。一旦中央政府倒台,重建秩序就變得非常困難。

從經濟角度看,利比亞原本是非洲最富裕的國家,憑藉豐厚的石油資源,該國人均GDP在2011年之前達到1.38萬美元,2001-2005年通貨膨脹率只有3.1%,並被載入健力士世界紀錄。由於國庫充足,卡扎菲政府在社會福利方面也頗為大方,醫療和教育費用全免,新婚夫婦會收到政府5萬美元的「紅包」……2010年的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顯示,在所有非洲國家中,利比亞生活水平最高,嬰兒死亡率最低,人均壽命最高(超過77歲),營養不良人口不到5%(比美國還少),貧困人口比例比荷蘭還低。

哈夫塔爾並未如願啃下的黎波里這塊硬骨頭,雙方仍在僵持之中,4月以來的戰鬥已造成1000多人死亡,聯合國警告利比亞有可能陷入「第三次內戰」。利比亞人從2011年起就憧憬的和平何時才能到來,誰也無法回答。

卡扎菲被打死後,利比亞就陷入了群雄割據的狀態,並在2014年後進入軍閥混戰的「第二次內戰」時代。雖然在聯合國的強力調停下,利比亞各路人馬曾在2016年簽署和解協議,承認西方支持的、控制首都的「民族團結政府」為過渡階段的「合法政權」。該國還計劃在2019年舉行大選。

兩大勢力割據 陷「第三次內戰」

極端組織肆虐 輸出難民危機從安全角度看,利比亞從「穩定綠洲」成為「恐怖主義輸出地」。利比亞原來是中東穩定的綠洲,「基地」組織等極端恐怖勢力被完全屏蔽在國門之外。利比亞陷入動盪後,極端勢力乘勢在利比亞發展壯大,出現了「利比亞伊斯蘭戰鬥團」、「班加西伊斯蘭教法虔信者」等諸多極端組織。這些組織在利比亞到處策劃綁架、暗殺和搶劫。2013年10月,臨時政府總理扎伊丹遭遇綁架。次年4月,就任剛幾天的臨時政府總理薩尼因遭受死亡威脅辭職。

1969年,卡扎菲領導的「自由軍官組織」政變推翻伊德裡斯王朝,建立起現代利比亞,並將該國建成非洲人均收入水平最高的國家。2011年利比亞陷入動盪,西方乘機武力干涉,推翻執政42年的卡扎菲政權。此後,利比亞在政治經濟方面都墜入嚴重失序的深淵。

另外,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因敘利亞的總部被剷除,也逐漸向利比亞等北非地區轉移。它在利比亞東部和中部建立基地,多次針對油田設施、哨所、海外目標發動襲擊。利比亞儼然成了非洲動盪的新源頭。

內戰致每日損失1300萬美元

有分析指出,英法不可能允許利比亞再出現「卡扎菲式」的民族主義式領導人,不管該國未來保持分裂還是建立統一政府,都很難像過去那樣保持獨立性。這種依附性前景對利比亞國民當然不是好事,卻正中西方下懷。

未來政府或再淪西方附庸從外交角度看,利比亞可能會重新淪為西方附庸。利比亞2011年戰爭期間,反對派就為換取法國的支持,承諾戰後法國可控制利比亞35%的石油生產。2011年10月,時任過渡委主席的賈利勒又宣稱,利比亞新政府將「優先考慮」讓西方參戰國進入商業領域。